我们非常重视您的个人隐私,当您访问我们的网站时,请同意使用的所有cookie。有关个人数据处理的更多信息可访问《隐私政策》

分享
xiaotu0930_600x400-248.jpg

当荒野、森林、山谷成为课堂 | 学生们的露营探险记

2022年09月30日

原本只是出去散一会儿步,最后却决定在外面等到日落,因为我发现往外走,其实也是往心里去。

——约翰·缪尔


9月的北京,林木、天宇之间呈现出一片明亮的冷蓝色,赋予阳光愈加明亮的质感。

在这美好的秋季,鼎石学生们走出校园,离开城市,在荒野徒步中感受自然;在皮划艇、野外攀岩、绳索挑战等项目中突破自我;在山间、谷地、原野的帐篷里与星星为伴……

体验式教育的先驱之一库尔特·哈恩曾说:“人格是在课堂之外形成的。”在自然中,学生们学到的知识将为他们带来根本性的触动和转变。

作为鼎石体验式学习的重要组成部分,露营,也被称为户外教育项目(OEP),已成为鼎石一项重要的教学传统。9月中旬,鼎石4—10年级学生分别前往京郊的不同地点,参与了三天两夜的露营活动。1—3年级学生也在郊区的农场里体验了种植不同的农作物,并感受到与农场小动物亲密互动的乐趣。 

这次久违的露营,让学生们更加感受到自然带给他们的能量和持续终身的积极影响。


01 在荒野徒步中感受自然

1.jpg

已经爬了1个多小时,太阳晒得脊背发烫。山路很窄,一不小心,两旁尖利的灌木丛就会划到胳膊,甚至划过脸颊。还望不到头的山顶告诉大家,8公里的徒步登山才刚刚开始。

学生们很久没有像这样和同学与老师一起野外徒步了。离开熟悉的校园,全然置身于大自然中,不需要电脑和手机,不需要课本,只需要书包里背着的两公升水和一个三明治,然后,用自己的身体和五官来感受身处的环境。

640-8.jpg

8年级的刘天泽是走在最前面的几个学生之一,爬了大半个上午,他一点儿也不觉得累。一路上,他注意到风吹动的树叶,天空飞过的鸟和不停变换的云。在中途休息的时候,他看到一段顺着山脊向上延伸的长城,突然沿着陡峭的山势跌落进一个v型山谷,接着又一点点爬上山峰。险峻又精巧的建筑奇迹,让刘天泽止不住感叹古人的智慧和技艺,也震撼于大自然热烈的野性。

虽然4到10年级学生在不同的地方参与不同的露营体验活动,但野外徒步是每个年级都设有的项目。山川、河谷、森林、荒野,当你行走在自然中,或许才能真正读懂自然的深意,真切感受到自然的力量。

夜幕降临,4年级学生正在营地里进行一趟夜行探险。孩子们跟着老师,打着手电筒,在树林和草丛里寻找夜里出没的小昆虫和小动物。走了一段路,老师让学生们关掉手电筒,不发出声音,在静谧的夜晚里聆听自然。当孩子们静下来,平时注意不到的一些声音都钻进了耳朵。有人听到了蝉鸣,有人听到了蛙叫,有人听到飞机从天空飞过,还有人听到了风的声音。

天上的星星很亮,夜晚完全舒展开来,这一刻,大自然在自己诉说,学生只需用心去感受。鼎石心理辅导教师李晓雨是带队老师之一,她说,让4年级学生安静下来其实很难,“但在大自然里,他们的节奏放缓了,感受到了完全不一样的体验。”

640-2.jpg

8年级这边的爬山队伍依然在缓慢行进。窄小的山路无法让同学们并行,只能一个跟着一个。天气很热,人数又多,大家的爬山速度和爬山习惯都不一样,“但我们需要适应不同的速度,也要去理解和包容别人。”8年级的闫可欣说。所以,在整个爬山过程中,没有人催促,也没有人抱怨。爬得快的同学,会停下来等待落后的同伴,还给他们安慰和鼓励:加油啊,你们很棒! 

“大自然是最好的老师”,谁说不是呢。广袤的、未知的大自然让同学们看到彼此,也直面自己。

在4年级的野外骑行环节里,姚马明珠遇到了问题。当其他同学挑选好自己的“坐骑”,戴好头盔,试骑之后准备正式出发时,姚马明珠只能在旁边默默地看着——她不会骑自行车。

营地为不会骑车的学生准备了带有辅助轮的小自行车,但是姚马明珠说:“我想学会骑自行车。”

于是,在体育教师袁媛老师的耐心指导和陪伴下,一个小时后,姚马明珠学会了骑自行车。从不会骑到会骑,从骑得歪歪扭扭,到能够顺着道路骑,或许只有老师们和姚马明珠知道,今天的她跨越了多么大的一步。

640.jpg

| 袁媛老师和姚马明珠

于是也有了这张动人的照片。在湛蓝的天空之下,远处是绵延的群山,近处是初秋闪着微光的原野和一前一后、一大一小骑行的两位师生。而拍摄这张照片的李晓雨老师,一直默默地跟在姚马明珠身后。

这是第一次露营的姚马明珠,昨天晚上她还因为想家在帐篷里哭鼻子,今天早上,她主动提出要挑战将近3米高的低空绳索,下午就学会了骑自行车,并坚持骑完了13公里。

 “我们的班主任Calum Dowding老师说过,成长的力量来自尚未激活的潜力。 我现在不会骑自行车只代表我暂时无法做到,但我一定能够做到。”  4年级的姚马明珠这样分享自己学习骑自行车的心路历程。

其实,在早上的低空绳索项目中,恐高的李晓雨老师有点儿退缩,但为了鼓励主动挑战的姚马明珠,李老师硬着头皮跟在姚马明珠身后。

绳索上,走在前面的姚马明珠还不断回过头鼓励怕高的李老师。师生之间相互的影响和激励,让李晓雨老师感受到学生们给予的力量。“我们彼此激发,一起成长,这种感觉特别美好。”

640-1.jpg

|受姚马明珠鼓舞,怕高的李晓雨老师挑战了绳索项目

这是露营中的一个小故事, “但我真的很感动,有时候,教育就是陪伴孩子们成长。我们不必过于强求结果,要允许孩子有自己开花的节奏。”李晓雨老师说。

另一边,8年级的学生终于爬上了顶峰。站在高处,每个人内心都有说不出的成就感。刘天泽说,他还感受到一种巨大的安慰感:

“不管在学业上、生活中遇到什么困难,当你站上山顶,你就会明白你遇到的问题都不是问题,因为,你会意识到,在自我之外有一个更加广阔的世界。”


02 在森林里建造“原始部落”

640-3.jpg

顺着这座茂密的山往上走,在山腰一片地势较为平坦的树林里,有一个用竹竿搭建的城墙和城门,城门上用木炭写着两个大字:马陆。在“马陆国”的附近,还有其他三个部落的“人民”正在如火如荼地建造着自己的家园。 

这是6年级学生们的一个露营基地。他们被分成不同的小组,要在这里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部落王国,感受最为自然而原始的生活方式。“马陆国”因为学生们喜欢马陆而得名,这种在野外的树丛里随处可见的虫子,孩子们在城市里却很少见到。

在大量的电子产品伴随着的快节奏的城市生活里,我们希望孩子们适当地回归自然。但当要真正依靠自然生活,他们会如何应对?

这几个正在建造的部落王国就是最鲜活的教学现场。在野外从零开始建立一个生存基地,学生们所用的建筑材料是粗细不同的竹竿,以及刀子、锯子、绳子、帆布等一些简单的工具和辅助材料,除此之外,一切都就地取材。

教练和老师教学生们如何在野外用刀子和锯子将竹竿制作成建筑部件和器具。经过大半天的努力,几个部落已经陆续搭建起了天幕,制作了长凳,一组同学正在把几根粗壮的竹竿固定在一起,准备搭建一张桌子。

在野外,学生们变得更加敏锐,老师稍做引导,他们就能理解要点,并自己上手。

在自然里,学生们不仅会主动学习,还会发散思维。有一组同学在部落的角落里,用三根竹竿和一张帆布搭建起了一个厕所,还有一个部落甚至建造了一个秋千。

640-4.jpg

而课堂上学到的知识,到了野外开始真正用于实践。6年级的纪宗易介绍道:“我们搭建厕所的时候,发现帆布非常重,几根竹竿无法将它们支撑起来,想到数学课上学过三角形最坚固的原理,于是我们就搭建了一个三角形的厕所。” 

想要建立一个王国,成员们都要贡献自己的力量,所以每个部落都有明确的分工。大家不仅通过民主投票选举出了自己部落的首领,每个人也都根据自己的特长和兴趣确认了自己的工作: 

有人制作火绒,有人建造房屋,有人守卫城门,还有人作为外交官,把捉到的马陆拿去邻国交换自己需要的工具。 

“研墨师”胡以谦,将烧过的木炭磨成碳粉,供大家在岩石上画画。他说,之前学过古人在崖壁或穴壁上绘制壁画,也是用类似的矿石颜料。

不同部落里工具短缺,是老师特地为学生们设置的一个环节。在没有充足的资源和工具的情况下,如何在野外获取自己需要的东西是学生们面临的现实问题。

于是,在彼此需要、互通往来之中,学生们知道了和平相处、互相尊重和彼此理解的重要性。

640-7.jpg

“在自己的部落里,合作很重要,比如,你要制作一把椅子,必须要有人扶着,不然椅子就塌了;不同部落之间,更需要合作,我们会去其他部落学习他们的运行方式并加以借鉴。在野外,感觉每个人都更加需要彼此。”6年级的王孜行分享道。

当然,人与人之间难免出现小摩擦,而在露营中,学生们似乎更擅长处理这样的事。“在学校时,放学回家就能暂时逃避遇到的冲突,但在这里,大家连续三天都呆在一起,没有来自父母的情感支持,学生们只能靠自己去探索解决问题的方法。”带队老师之一、教员副主任兼武术教师毛晓昆老师分享道。

中午,“马陆国”的成员在部落的总结会上,分别分享了自己已完成的工作内容和下一步的工作计划。在建造好部落的基础设施之后,有一位学生想到了制作乐器,他和组员们甚至已经用截短的竹竿和绳子制作了一面鼓。

当一切慢慢成形,学生的成长自然而然地开始生发。

数学教师邱晓梅老师说,刚来露营基地时,为了保护学生,老师们做一切都很小心,但慢慢地发现,在大自然中,学生们出色的学习能力和执行能力得到了充分的释放和展现:

“当分好工后,学生们像小蚂蚁一样各自在自己的岗位上有序而努力地建造自己的家园。露营活动有助于老师了解课堂之外的学生,孩子们在各项活动中都展现出了特别不一样的自己,每个人的表现都堪称惊艳。”

这是一个游戏,又那么真实,“每个人都将自己带入到角色之中,构建着自己的世界。”鼎石体验式学习总监Chris Cartwright分享道:

“学生的价值观和认知就在这样一个看似简单的小小场景中被激活了,他们真切地感受着所感受到的一切。这就是在做中学的重要性,他们无尽的创造力让我们能够感受到在他们身上流动着的巨大能量。”

晚上,部落里升起篝火。同学们围坐在一起,分享着今天的感悟。眼前的景象,让邱晓梅老师看到一个真正的集体,邱老师说,她的内心升起莫名的感动。

03 “高空行走”历险记

640-5.jpg

站在距离地面将近10米高的摇晃的木板上,8年级的柴梓宜心砰砰直跳。身处高空,眼前的风景很不一样,天空很近,云彩漂浮过头顶,似乎永远也够不着的大树的枝叶,如今已近在身旁。

往下看,草地和灌木丛变得那么低矮,地面似乎离自己越来越远。虽然身上挂着安全绳索,但是离开地面的安定感,让她感觉好像随时会掉下去。

这次露营,除了在大自然中感受和体验,还增加了很多自我挑战的项目和对新技能的拓展。

4、5年级的低空绳索挑战;5年级的攀岩;8、9年级的丛林飞跃;10年级的高空绳索,都在不同程度地帮助学生克服心理恐惧,培养心理韧性,锻炼他们的胆量和勇气。

“站在地面上看,并不觉得丛林飞跃有多么恐怖,但当你站在上面,完全是不同的感受。”柴梓宜说。

在这个项目中,学生要挑战十几道障碍和关卡:通过一排只够一只脚掌站上去的并不稳定的小圆木桩;跨过数十个在空中摇晃的秋千;爬过挂在两棵树之间的用绳子做成的巨大蜘蛛网;抱住并通过三个摇晃的木桩;穿过巨大的编织网;滑三次索道,才能回到地面。

内心的恐惧,往往来自于对不确定的事物和未曾体验过的经历的恐惧。当你勇敢走出去,你会发现,那些所谓的无法克服的恐惧和障碍只是内心的暗示,当你经历之后才会明白:原来困难不过如此。

随着通过的障碍越来越多,柴梓宜内心的恐惧和不安也越来越少。“就算心里很害怕,但只要你站上去,你就能够走完全程。”

比丛林飞跃更具挑战性的,是10年级的高空绳索。在距离地面12米高的训练架上,三组学生要分别完成不同的高空任务:爬到摇摇晃晃的12米高的柱子顶端,跃身抓住离自己还有一段距离的横杆;从12米高的一块平台跨越到相隔一米多远的另一块平台上;在12米的高空艰难攀越过三个左摇右晃的秋千……

仅仅站在地面上,10年级的王子卿就已经感受到高度带来的压迫感。“但我知道我对高度的恐惧只是心理上的恐惧。在露营中,Majkel Popovic老师和我谈了很多,他说自己也恐高,我们鼓励彼此去努力克服这种恐惧。” 

对王子卿来说,这次10年级的露营,相比于之前似乎更严肃了一点。“这次露营更注重训练我们的纪律性和自律性,项目的挑战难度也更大。”但是,对即将进入DP阶段的10年级学生来说,这样的体验也让他们更加从容地去面对更具挑战性的学习生活。

640-6.jpg

“我们离开校园,就是来接受挑战的,我们应该主动去打破自己的舒适区,有意识地让自己成长。鼎石的体验式教育强调大胆的探索。世界很大,我们不要固守自己的观念,而应该运用自己身体的每个部位去感受这个世界的各种元素,体验新的东西。在新的环境里,只要我们有主动感知和主动行动的意识,我相信我们都能很好地去应对DP阶段的学习。”王子卿如是说。

除了挑战身体的极限,学生们还学习到了新的技能。4、5年级的学生体验了一次自己做饭的乐趣,并学习如何在野外生火,搭建避难所;8年级学生除了用纯植物染料扎染了一块手绢和一件T恤,还跟着杨氏豆腐非遗传承人杨坤全老师学习并体验了制作豆腐的整个过程。

只用普通的黄豆就能制作出美味的杨氏豆腐,让学生们不禁感叹,科技再发达,工业再先进,有些美食也只需要简单的食材、简单的工具和亲手制作的方式。

“我们在豆腐上撒了一点葱花和盐就非常好吃,能品尝到豆腐本身纯粹的香味。”闫可欣说。

“当天我没吃早饭,其实很饿,但我还是打包了一块我做的豆腐回家给我妈妈品尝。”刘天泽说。这大概是露营中最动人的教育成果之一吧。

“这次露营,让我们仿佛脱离了个体,进入到一个广阔的人类历史长河中。我们暂时放下自己的问题,开始放宽视野,感受自然的力量,也看到先人们无穷的智慧。无论是扎染还是制作豆腐,都让我们看到,在没有工业化,没有水泥钢铁和高科技的时代,古人们依然用自己的方式创造了自己的文明。我们不能用时代的发展先后去判定一种文明是否先进,而是要看这种文明对我们现在的生活产生了多么深远的影响。”8年级的闫可欣有感而发。

身处自然,时间不再以分秒计算,在山巅谷地、湖泊原野上的冒险与经历,让时间化作学生们的自信心、想象力和创造力。

自然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课堂,却能带给学生们比课堂上更加深入和广博的知识与身心的全新体验。这些将是伴随孩子一生的经验和感受, 帮助他们应对未来的挑战。

特别感谢本次露营的带队老师们为本文提供的动人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