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非常重视您的个人隐私,当您访问我们的网站时,请同意使用的所有cookie。有关个人数据处理的更多信息可访问《隐私政策》

分享
datu20220401.jpg

为期1年,主题不限,这群少年探索世界的102种方式

2022年04月01日

因为喜欢摄影,孙逸桐跑遍了北京,从夏天到冬天,拍下了北京各个季节的十二时辰;

因为喜欢足球,胡阿钨分析了巴塞罗那足球俱乐部在疫情影响下的运营现状;因为关注环保,郑欢颜研究了商品的过度包装问题,并尝试寻找对环境友好的替代材料;因为关注科技教育, 为小学生们提供更好的课堂体验,盛飞扬为孩子们优化教学游戏……

 

在个人设计项目里,102位鼎石10年级学生都拥有一次像这样深度追问自己、探索世界的机会。

 640-4.jpg

图片|孙逸桐镜头下的北京十二时辰

 

个人设计项目是鼎石中学阶段一项重要的学术项目,学生从9年级就开始筹备,整个过程将持续一整年。在这一年里,学生们需要围绕一个能够激励和引发个人兴趣的挑战独立展开深度探究,创作真正属于自己具有创造性的作品或成果,最后向全社区展示。

 

艺术、科技、文学、环境、体育、商业……学生们在不同领域自由表达真实自我的同时,也将自己的热爱与不同的学术知识相结合,在“冒险”和实践中拓宽了知识的边界,也更加明白了学习的意义。

 640-6.jpg

 

废弃口罩,你们将去向何方?

 

吴阳是武汉人。2019年冬天,她经历了疫情在武汉的首次爆发,那是一段灰暗和痛苦的日子。时隔两年多,疫情仍然没有完全结束,我们的生活也因为疫情发生了很多改变。吴阳说,她的变化是,更懂得珍惜当下的生活,比以前更关注自己的家乡、自己现在所处的社区,和她所生活的世界。

 

对所有人来说,疫情让一次性口罩,已经从以前的医用品成为了生活必须品。仅仅在中国,每天就有上亿只口罩被生产出来。这也意味着,被丢弃的一次性口罩,也是一个非常庞大的数字。

 

据海洋保护组织 Oceans Asia发表的最新报告显示,2020年全球总共生产了大约520亿个口罩,其中至少有15.6亿个口罩被乱丢流入海洋中。而自然降解一只口罩,至少需要450年。这触目惊心的数字让吴阳意识到,废弃口罩是一个亟待被解决的问题,她希望通过自己的行动引起更多人对此的注意。

 

于是,在此次个人设计项目中,吴阳策划了一场包含着过去、现在和未来三个部分的艺术展览,展示疫情和一次性口罩对我们生活带来的影响,以及她尝试解决废弃口罩问题的途径和方法。

|在展览的“现在”部分,吴阳展示了废弃口罩对环境的危害

 

在展览的“过去”部分,吴阳展示了自己写下的部分封城日记,带我们回溯疫情之初她内心真实的感受。“但过去已经过去,如今,我们要好好活在当下,并着眼于未来。”吴阳说。

 

在展览的“现在”部分,吴阳用自己创作的几件装置作品,来表现废弃口罩对环境的侵害:飞到空中的成群的飞鱼,仿佛在控诉一次性口罩对海洋的污染;燃烧的火盆象征现在只能用焚烧的方式处理废弃口罩,但这样会对大气造成污染;一棵孤独的树不仅挂满口罩,还挂有穿着防护服的人和鸟……

 

吴阳在自己的作品中思考,如何让这些被废弃的口罩能够被有效利用,既节约资源,又保护环境?在“展览的“未来”部分,也是展览最主要的部分,吴阳大胆畅想了口罩在未来被利用的场景:口罩也许可以被做成椅子、沙发、马桶,或者可以变成一种可循环利用的材料……

 

吴阳的展览吸引了很多老师和同学。因为,吴阳所表达的,不仅是自己的的亲身经历,更是所有人感同身受的话题。

 

当把大家共同的真实体验和感受融入学习项目中,更能引发共鸣和反思,也更能引发大家的行动力。

 

个人设计项目展示的当天早上,很多认识的、不认识的同学都来帮吴阳布展。吴阳说,那是让她最为感动的时刻:“大家的帮助和支持告诉我,虽然个人设计项目是自己的探索,但并不代表你是孤身一人。也正是因为有站在身边的人,我们才会越来越好。”

 

因为关心,所以行动

 

或许,很多人或多或少都曾参与过慈善项目。那么,对你来说,慈善到底意味着什么?

 

从小学2年级开始,就跟着妈妈为贫困山区的小朋友捐款捐书的蓝萱,已经参与了5年的慈善。在尽自己力量之余,蓝萱产生了这样的思考:自己参与的慈善,到底有没有对被帮助的人带去切实的影响?自己曾经帮助过的人,如今过着怎样的生活?

 640-16.jpg

|在个人设计项目展览上的蓝萱

 

借个人设计项目的机会,蓝萱回访了她曾经帮助过的10个人,并从中选取了3个具有代表性的例子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她发现,对那些被帮助的人来说,自己的帮助只是他们人生中很小的一部分:“虽然他们很感激我,但他们的人生轨迹并没有因为我的帮助而有很大的变化。”

 

那么,如何才能真正改变需要帮助的人的生活呢?通过采访参与过扶贫项目的政府机构官员、一家慈善机构的创始人、兼职做慈善的律师等相关人员,蓝萱发现:

 

以个人名义参与慈善确实能帮助到一部分人,但如果要进行持续性、系统性的慈善项目,并为需要帮助的人带去真正的影响,政府、慈善机构和个人的力量缺一不可。

 

|2013年,蓝萱帮助过的丹巴县半扇门小学的孩子们

 

“如果将慈善比喻成一只手臂,政府就像手臂的骨骼,它通过法律、政策,或建立扶贫部门去从整体上帮助贫困地区的人。慈善机构像手臂的肌肉,它可以在专业的管理下,有针对性地开展持续性的慈善项目;而个体,如手臂的神经,可以更灵活地开展慈善,帮助那些政府和慈善机构触及不到的小地区和小群体。”蓝萱说道。

 

通过在个人设计项目中的反思和调研,蓝萱意识到,不应该为了慈善而慈善,有效利用不同的资源,找到正确的方式,才能真正帮助到那些有需要的人。

 

不断地反思,才能不断地成长。姜婉琳也是一个通过对自己过往经历的反思,以及对现实问题的关注而确定了自己这次个人设计项目的主题——鼓励更多的女性勇敢地做自己。

 640-18.jpg

|姜婉琳

 

6年级刚转到鼎石的姜婉琳,不太敢在公众面前表达自己的见解,更不敢在不同的活动中展示自己。在现在的姜婉琳看来,自己当初错过了很多交流和学习的机会。

 

虽然,7年级之后的姜婉琳慢慢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并努力作出一些改变,但内心的不确定让她觉得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且,在她的身边,也有和她一样的同学,她们明明都很优秀,却总是不够自信。

 

在一次Ted演讲中,姜婉琳了解到,在全世界范围内,女性领导者所占的比例非常小。据一个研究领导力机构的调查显示,尽管很多女性有更多的经验,但因为她们的自信力比男性少,所以她们不相信自己可以做到自己想做的事情。

 

| 姜婉琳的采访视频截图

 

在此次个人设计项目中,姜婉琳视频采访了4位从事律师、医生等职业的女性,让大家通过平凡故事看到不平凡的女性力量,鼓励更多的女性拥有自信,勇敢地成为自己。

 

 “并不是所有女性都要做领导者,也不是成功才是领导的标准,但是,女性们应该勇敢去尝试、去突破自己,去做真实又自信的自己。”姜婉琳分享道。

 

 

 

保护环境,我们持续不断地尝试

640-1.png 

|王语涵创作的摄影明信片“冰山一角” ,拍摄于新疆喀什 慕士塔格峰4号冰川

 

 

环境议题,一向是鼎石学生十分关注的话题。不仅仅是关注,他们不断尝试用自己所学知识真正参与到改善环境问题的过程中来。

 

澳大利亚2019~2020年的森林大火让备受世界关注。这样的野外大火虽然很难完全控制,但可以通过建模来了解火灾的成因,并进行一些有针对性的人工干预。但蔡承霖认为,现有的建模程序有很大的局限性:“除了速度慢,这种建模和大自然的联系也不够紧密。”

 

于是,在个人设计项目中,蔡承霖自行研究,结合环境科学和计算机科学等方面的知识,建立了一个新的物理模型,帮助大家更好地认识和检测野外大火的成因,以便进行更有效的人为干预,降低损失。

 640-19.jpg

|在个人设计项目展览上的蔡承霖

 

“通过新的物理模型,我得出了林火系统中各个环境变量(如降水量、土壤湿度、风速等)之间的因果关系,得出的结论是,除了气候和温度,地表的凋落物是引发火灾的最重要的原因。所以,要人为干预森林大火的发生,应尽量减少和控制地表凋落物的数量。”蔡承霖介绍道。

 

在这次研究中,蔡承霖不仅有机会将物理、化学、环境科学、计算机科学等方面的知识进行跨学科的应用,对他而言,这更是一次对科技创新的勇敢实践。

 

|蔡承霖构建的林火环境因子网络

 

蔡承霖将自己研究的论文进行投稿,得到了国际环境科学及发展会议的接纳,这也更加坚定了他将来学习科学的信心。他也希望通过自己的学习和实践,对环境问题作出切实的帮助和改变。

 

同样关注环境问题的杨孟臻,对我们常见的瓶装水有了新的发现——每一次在喝百岁山矿泉水的时候,瓶底都会剩一点水,而其他的矿泉水瓶基本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

 

通过实验测试,杨孟臻终于发现了原因:因为百岁山瓶身的平肩设计,当瓶子里的水剩余不多时,瓶体肩部会阻挡水的流动,致使瓶子里总会剩余一点水。

 640-20.jpg

|在个人设计项目展览上,杨孟臻在介绍自己的研究成果

 

在发现了这一问题后,杨孟臻希望能改进这种因为不合理设计而造成的饮用水的浪费。于是,他做了大量的调研工作,为百岁山撰写了一份产品设计书,希望帮助他们在不影响商业利益和客户体验的前提下,改善瓶身设计,更好地节约水资源。

 

在调研中杨孟臻进一步发现,不仅因为设计问题造成了水资源的浪费,很多时候,人们因为矿泉水外观一样,无法辨识自己的水瓶而将未喝完的水丢弃。

 

据杨孟臻调查的数据显示,中国每年可能浪费超过1100万瓶瓶装水,约合55万升。另外,因为缺乏完善的回收机制,用完的水瓶被随意丢弃,造成了资源浪费和环境污染。

|杨孟臻测试百岁山矿泉水瓶子的剩水问题

 

这一系列问题使杨孟臻的项目变得复杂起来,除了建议百岁山改善设计,杨孟臻还提出了自己的其他设想:可以建立水瓶回收站,用押金和金钱奖励机制鼓励人们配合回收水瓶;可以在瓶体上设计一块成本低廉的刮层油墨区域,大家可以在这个区域刮出不同的图案和标记来区分水瓶,避免人们随意遗弃未喝完的瓶装水。

 

在对这一主题的关注和探究过程中,杨孟臻从环境保护的目的出发,同时也考虑到商业因素和广大民众的利益,这进一步培养了杨孟臻的全局意识。他分享道:

 

“研究的过程极大地锻炼了我的批判性思维和创造性思维,为了我的提案最大程度地被接受,我必须将自己置于不同的立场来评价获得和损失,我的报告必须更加严谨和全面,提出最有效的解决方案。”

 

而通过这一过程,杨孟臻说自己也更加敢于去“冒险”,更加意识到个人设计项目赋予他们的责任感。

 

 

 

用不用的方式关注心理健康

 

 640-21.jpg

图片|曾紫曦的艺术作品《花死亡》

 

一只受了伤的孤独而落寞的巨大兔子;一段充斥着挣扎与痛苦的原创舞蹈;一本本手写的还原内心感受的日记……在全面探索自我世界的青春期,学生们可能会遇到各种不同的情绪问题,为了更多的同龄人认识并正确疏解内心的情绪,适时地表达自己的情感,曾紫曦、周洺嘉和雷佳瑜分别用视觉艺术、舞蹈和综合展示的方式,引导大家关注青少年的身心健康。

 640-23.jpg

|曾紫曦的艺术作品《失乐园》

 

眼前这只全身贴满纸条的兔子,是曾紫曦创作的装置作品。她用视觉艺术来探讨语言暴力带给别人的伤害。

 

被放置在不同场所的兔子象征着语言暴力中的被害者遭受同类孤立与排挤的艰难处境,在处处危险的野外中无声的挣扎。她希望这样超现实的艺术风格能够带给大家眼前一亮的感觉,从而引起大家对语言暴力的关注。

 

除此之外,曾紫曦还用一组名为《花死亡》的作品探索弗洛伊德关于“本我”和“超我”的哲学概念,画面表现了她狂热与脆弱的内心世界。

 

“刚开始探索弗洛伊德的时候,像是很多缠绕在一起的线,在自我探索的艺术创作中,我慢慢从自身角度理解了‘本我’和‘超我’ 的内涵,这些杂乱的线头也一点点随之解开。”

 

对曾紫曦而言,心理学知识可以帮助她更好地了解自己天马行空的内心世界与情绪变化,与此同时,探索她所热切关注的社会问题,她将这样的创作方式称为“灵魂窥探”。

 

心理学是她寻找答案的重要渠道,她从中获取源自内心的力量,并把在研究过程中得出的独创性观点作为表达的中心以视觉符号传递给观众。在她的个人项目中,曾紫曦希望帮助更多的人关注自己的心理状态并自主聆听内心的声音,在包容、理解他人的同时,也去勇敢地做自己。

 

“在探索过程中,我又一次重新认识了自己。我发现其实自己是一个非常强大、有个性的人。即使与外在世界发生碰撞的时候,内心会有痛苦,但持续的刺激使我更加想要坚定地做自己,不断地发现自己并创造属于自己的艺术世界。这次个人设计项目也让我看到了将心理学研究与艺术结合起来的更多可能性,也为我未来的创作提供了新的方向。”

 

喜欢跳舞的周洺嘉选择用舞蹈的方式来传达在当今科技迅猛发展的时代,各种电子产品对青少年健康的危害。

 

在这段自己设置背景、灯光,自己指导拍摄的原创舞蹈中,周洺嘉讲述了一个把丰富的世界拒之门外,却在虚幻的网络世界里享受一时快感,慢慢与朋友、家人渐行渐远的青少年的故事。

  

“这个故事有我自己过往的投射,或许也是很多人曾经的经历,我希望用舞蹈这种特别的方式引起大家对此话题的兴趣和共鸣,并激发和鼓励大家用自己独创的方式,帮助社会中更多的人意识到过度使用电子产品对身心的巨大伤害。”

 

雷佳瑜则用逆向思维,运用心理学和社会学的相关知识,结合自己的亲身经历,引导大家正确认识霸凌。

 

雷佳瑜曾经把自己和同学之间的争执和矛盾理解为霸凌。事后,她意识到这只是自己的过度解读。随着霸凌这个概念的普及,有很多不是霸凌的事件可能被冠上霸凌的名字。

 640-25.jpg

|在个人设计项目展览上的雷佳瑜

 

雷佳瑜采访收集了身边同学曾经发生过的不愉快和小摩擦,并通过日记的形式解读这些事件,让更多的人了解霸凌和普通矛盾的区别,希望大家不要因为自己的主观情绪而影响对客观是非的判断。

 

“如今的孩子们被家长保护得很好,有时甚至有些过度保护,这也让孩子的受挫能力变弱。我希望通过我的个人项目,能让更多的人正确处理生活中的误会和矛盾,更好地处理人际关系。”

 

 

 

Part 05

 

“一条长达八公里,全世界最长,也是最伟大的南北中轴线穿过全城,北京独有的壮美秩序就由这条中轴的建立而产生。”在耿雪霰设计的北京中轴线手册里,她这样介绍道。

 

去年,参观了在首都博物馆举办的“读城——北京中轴线”特展后,耿雪霰被其所承载的城市气质深深打动。在对中轴线进行初步研究后,耿雪霰了又了解到,北京中轴线目前正处于申请世界文化遗产的关键时期,希望在2035年之前实现申遗目标。

 

“所以,我将北京中轴线作为我个人设计项目的另一个原因,是想要通过向更多人传播北京中轴线的概念,助力其申遗进程。”

 

而在耿雪霰看来,制作一本图文并茂的手册是传播北京中轴线极好的方式。在这本手册中,耿雪霰向读者全景式介绍了北京中轴线的历史、建筑、文化与生活,在向外传播的同时,也进行了深入的向内探索。

 640-8.png

|耿雪霰制作的《发现·北京中轴线》(向左滑动,查看更多)

 

“在研究中,我了解到北京中轴线上的每一座古建筑背后的故事。无论是作为中正与对称之美的载体,还是城市繁华与没落的见证者,在今天,北京城的这些古建筑都因其传统的色彩而愈发熠熠生辉。如今,北京中轴线正在不断延伸,北至燕山山脉,南至大兴国际机场。可见,北京城维持着其千年古都的样貌,但又不失新都的风采,这是这条国之轴最打动我的地方之一。” 耿雪霰介绍道。

 

今年,耿雪霰也举办了“文明的印迹——传统文化在鼎石”的KAP(鼎石活动项目),为报名的6-9年级同学讲述关于中国传统文化以及文化遗产的相关知识。通过这样的方式,耿雪霰希望更多的同学能够了解中国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成为文化的传播者。

 

对朱子沣而言,文学是她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而死亡,是她在文学中非常感兴趣的一个话题。借此次个人项目的机会,朱子沣深度探索了多部文学作品中关于死亡的表达,并用自己创作的诗歌和短篇小说,来展示自己对“死亡”这一主题的理解。

 

 “在这次个人项目中,通过对但丁、加缪等作家作品的解读,我看到了不同时期,受不同宗教、时代思潮、不同思想的影响,人们对死亡理解的多样性。但人们对死亡探索的欲望和发自内心的敬畏,影响了我对死亡的理解。”

 

在自己的原创作品中,朱子沣从三个角度来展示自己对死亡的理解:死亡预示生命的短暂,死亡展现生命的周期,死亡代表生命的永恒。

 640-29.jpg

|朱子沣创作的诗歌

 

“因此,我将我的诗歌与短篇小说作品分为三个篇章:‘转瞬’(Ephemerality),‘周期’(Periodicity),与‘永恒’(Eternity)。‘转瞬’讲述了生命的短暂和脆弱;‘周期’讲述了人们从死亡中领悟命运哲理的故事;‘永恒’是赞颂死亡的一章——死亡是终结,也是一种新的开始。死亡也提醒人们生命的可贵,在终点之前,去勇敢表达自己的热情,去追逐梦想,去爱身边的一切。”

 

“死亡通常过于沉重与严肃,让大家不愿谈论”,但朱子沣认为,这是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她希望通过自己的项目让鼎石社区中的更多人来思考与谈论类似的严肃话题,并在自己的启发下获得一种勇敢的、坦诚的、沉思的状态。

 

 

毫无疑问,每个人都有表达自我的强烈愿望。初中校长Meredith Phinney这样说道:

 

学生们在表达自我的同时,探索自己的身份、情感和文化,并将自己与周围世界联系起来。通过了解自己是谁,才能更好地决定他们自己将来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从某种程度来说,个人设计项目也让学生们“保持着对世界的某种陌生感”,他们在思考、探究中,在角度置换中探寻世界的另一种维度和可能性。我们看到,学生们敢于去打破知识的权威性和惯常的思维方式,并尝试重新建构,重新获得,表达源自他们内心真实的见解和观点。而这,也是最为难能可贵的学习经历。

 

 

就像初中校长Meredith Phinney所说,个人设计项目再次向我们证明,世界需要一个学生有发言权的地方。以后,如果你听到“年轻人会有所作为吗?”这样的问题,请做出肯定的回答,是的,他们一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