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非常重视您的个人隐私,当您访问我们的网站时,请同意使用的所有cookie。有关个人数据处理的更多信息可访问《隐私政策》

分享
WechatIMG1086.jpg

写在离别之际| 一所世界学校的理想教育之路永无终点

2022年06月27日
作者:Andy Peñafuerte III

当您阅读这篇文章的时候,鼎石创校校长闵茂康在鼎石的任期即将正式结束。他曾在不同的学校担任过4任校长,今年也正好是他作为校长任期满30周年的时刻。

自2022年7月起,Emily McCarren博士将接任鼎石现任校长Malcolm McKenzie(闵茂康),担任下一任的鼎石执行校长。McCarren 博士目前任职于美国声誉卓著、历史悠久、美国最大的私立学校普纳荷学校(Punahou School),担任高中校长一职。该校也以其出类拔萃的学生及校友群体而广受关注,其中最为著名的校友包括中华民国开国元勋孙中山(1882-1883年就读于该校)和美国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1979级)。

今年,鼎石校刊《鼎石志》第十期的封面故事将以两位校长Malcolm McKenzie与Emily McCarren博士作为故事的主角,我们将以“传承与改变”为主题,以两位校长的人生历程与教育理念,来回顾鼎石初创的发展历程,并借此展望更为光明的未来。

今天,您读到的是故事的上篇。故事的下篇,关于Emily McCarren博士的文章将于新学期开学之际与您分享,敬请期待。


 《鼎石志》·封面故事|上篇 

当梦想照进现实

写在闵茂康校长“创办一所世界学校”的梦想实现之际

(本文为精简版,全文将在《鼎石志》第十期发布,敬请关注)

1660728634370541.jpg

多年以来,Malcolm McKenzie(闵茂康)心中一直有一个宏大的梦想:“我想创办一所新学校。”这个梦想始终伴随在他过往的每一段人生岁月中:在1999年4月,Maru-a-Pula学校为他举办告别聚会的那个晚上;在大西洋联合世界书院(Atlantic College)度过的难忘时光里;在与霍奇基斯学校(The Hotchkiss School)的寄宿学生和员工的交流中……最终,这个梦想在中国成为了现实,他成为了北京市鼎石学校的创校校长。

短短8年,鼎石已经成为了一所受人尊敬的学校,一个充满活力的学习型社区,以及“世界学校”教育模式的主要倡导者。鼎石不仅仅是一所教育机构,还成为了许多人心中的家,对闵茂康校长来说更是如此。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他真诚而坦率地表达了自己对鼎石的深厚情感。

虽然,闵茂康校长即将离开这个自己建造多年的“家”,但教职员工们和学生们都清楚地知道,闵茂康校长所倡导的教育理念将在鼎石继续发展,并持续带来积极的影响。

10年鼎石已成为我的第二个“家”

当问及吸引他来中国的原因,闵茂康校长回忆起1968年11月的一天,15岁的他和同学一起坐火车去开普敦市中心的书店。书架上,他发现了一本薄薄的棕色小册子——老子的《道德经》,书中精炼而充满哲理的句子让年轻的闵茂康深深着迷。后来,在大学时代他阅读了更多的中国经典著作,其中包括《易经》。对闵茂康校长而言,那本薄薄的《道德经》是一个伟大的生命启示,使年轻的他开始对中国产生兴趣,40多年后他又将这件“珍宝”带到了中国。

 1660728982888259.jpg

| 闵茂康和博茨瓦纳时任总统在一起

在这几十年时间里,闵茂康先后在开普敦大学获得了英文语言文学和哲学双学士学位,在牛津大学以罗德学者的身份获得了英文语言文学学士与硕士学位,在兰开斯特大学获得了应用语言学硕士学位,随后进入教育领域。 

20世纪80年代,闵茂康在约翰内斯堡和皮特马里茨堡的大学教英语,随后在博茨瓦纳的一所独立中学——Maru-a-Pula学校继续他教育事业。1991年,他成为了该校第3任校长。

正是在这些年里,这位年轻的领导者观察到Maru-a-Pula学校如何将来自不同国家的青年聚集在一起,使博茨瓦纳当地的学生除了浸润在本国的文化里,还能够接触到世界各地的文化,这似乎是他理想中的世界学校的雏形。于是,创办一所学校的梦想开始在他心中萌芽。

 1660729026154280.jpg

|闵茂康和两位Maru-a-Pula学校前校长在一起 

2000年,闵茂康移居英国,出任大西洋联合世界书院第五任校长。在学校创始人德国教育家库尔特·哈恩(Kurt Hahn)的思想指引下,他在自己的职业理想中进一步融入了和平教育、体验式学习和社区服务等内容。

闵茂康写道,迫于无奈的现实需求,如今越来越多的学校倾向于采用以教学大纲为主导,以考试为重点的教育方式。因此,我们需要更多的体验式学习来平衡当前的学校教育。随着时间的推移,闵茂康与日本、中国、莫桑比克、亚美尼亚、德国和坦桑尼亚等国计划建立教育机构的相关人士取得了联系。

闵茂康认为,中国“显然是最适合建立他理想中的学校的地方”。当时有很多中国学生前往大西洋联合世界书院学习,所以闵茂康经常到中国出差。他曾试着与广东省教育厅建立联系;他曾前往上海出席会议并发表演讲;也曾应孔子学院总部(隶属于当时的国家汉语国际推广领导小组办公室,即现在的教育部中外语言交流合作中心)的邀请在北京发表演讲……

在来中国创办学校之前,闵茂康已经在中国有了很多“难忘的经历”。

2010年左右,闵茂康搬到了美国,入职霍奇基斯学校,担任该校第12任校长。在这里任职的6年期间,他将自己在前两所学校实践的教育价值观带到了霍奇基斯,推动了他所提到的两次“质的转变”,促进了整个学校寄宿社区的品格培养。他说,社区“欢迎变革的想法”,而学生“能够欣赏彼此的成就和才能”。霍奇基斯社区的许多人都认为,闵茂康设立的提倡关注全球议题和环境问题的部门是他担任校长任期内的突出贡献之一。

那段时期,闵茂康经常来中国出差。有一次,他被邀请担任一所尚未建成的学校的创校校长。2011年12月的一天,闵茂康来到了后沙峪镇安富街11号,这是一片位于北京郊区的杂草丛生的广阔荒地。闵茂康在心里暗想:“我真的要来这里工作?!”如今,即将在2022年6月底从鼎石退休的闵茂康回顾道:"成为鼎石的创校校长,“无疑是我职业生涯里最好的选择之一。这是一个起步于‘天时地利人和’的良机。”

十年转瞬即逝,在这块土地上,鼎石学校正蓬勃发展。如今,鼎石有近1700名学生和500名员工,融合了东方、西方及全球教育的精粹,并以仁、义、礼、智、信这五项儒家共同价值观来锚定前进的方向。鼎石的教育理念融合了学术智慧、文化背景与领导能力,而这主要源自闵茂康校长多年来在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工作经历和鼎石董事会成员们的丰富经验,再经由顶级教师之手加以阐释发展。选择加入鼎石的优秀教师们,或者被鼎石的教育理念和远大理想所吸引,或者对鼎石强调的中国文化有深厚的兴趣。

要建立一所真正的“世界学校”,或许需要三代人的努力。可以说,鼎石是闵茂康“世界学校”之梦的试验场。

他曾表示,即使是一所资源匮乏的乡村学校,也可以成为“世界学校” ,因为一所教育机构的成功在于它培养的学生的质量。

过去8年来,就鼎石学生和社区成员们所做的众多开创性行动和切实有效的服务举措而言,闵茂康校长的“世界学校”愿景已经实现。

闵茂康校长把“中国主线”课程称为鼎石的“内核”与“根本形式”,因为它把中国的历史、文化和身份认同作为学习的首要重点。与此同时,鼎石也向世界各地的教育者和专家敞开大门。

在校长来信中,闵茂康校长曾多次写到他对西蒙·温切斯特(Simon Winchester)和珍·古道尔(Jane Goodall)等人的尊敬和期待他们访问鼎石的愿望,这样的榜样力量不断激励着鼎石学生将很多心中的想法转化成为行动。

小时候的闵茂康,有机会在书中了解中国,在成长的道路上他又不断地接触到中国思想和文化,或许这是他推崇中国道家思想,折服于老子“道法自然”的思想的原因,他相信,人应该敬畏自然,与自然和谐相处。他“似乎对所有生物都怀有同情心”。

1660729281128093.jpg

纵观鼎石在过去8年间所取得的众多成就,闵茂康认为,“世界学校”理念的提出是自己对教育领域最主要的贡献。这一教育理念深受中国家庭的欢迎,他为此感到十分自豪。但随着学校规模日益扩大,随着学校排名、成绩量化和择优录取的压力越来越大,它偏离核心教育宗旨的风险也在增加。

闵茂康校长化用了《道德经》中关于“居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故功成事遂,众人皆谓‘我自然’”的卓越领导力的理念来提醒鼎石社区,要把目光放在“成为一所思想领先的学校”上,他谈道:

这就是要带着深思与谦逊,做正确的事情。如果用正确的方式实现了自己的目标,其他学校就会注意到这种创新与诚信并加以效仿和学习。如果他们成功了,他们就会认为这种成功是通过他们自己的努力达成的。

“在我工作过的5所学校中,鼎石是最令人振奋的”,闵茂康分享道:“鼎石就像我的家一样,我在这里如鱼得水,适得其所。”随着离开中国的时间越来越近,闵茂康仍在回味这个国家带给他的许多影响。他说:“这是一段了不起的人生经历”,闵茂康说,这段旅程让他对中国文化和传统有了更深刻的感受。

 “在场”作为一种教育方式

1660729326125483.jpg

在鼎石校园和教学楼里,在不同的学校活动和寄宿生活中,教职员工、学生和家长都能看到不一样的闵茂康:出席活动的他、积极参与的他或陷入沉思的他。作为一校之长,闵茂康的身影几乎会出现在校园活动的每个场合——工作日的早晨在校门口迎接学生、出席校园定期举办的书展或在返校之夜的家长会上出现。他用自己的行动来表达他对学生和家长的关心与支持。

鼎石现任运营副校长,也是鼎石的创校家长刘千里说,在各个活动中,闵茂康都是重量级嘉宾——几乎在所有校园活动的现场都能看见他的身影。

很多教职员工都同意刘千里的观点,大家用“无处不在”来形容闵茂康校长。有时候,当大家在办公室聊起他,下一秒他就会出现——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有一位同事开玩笑说,闵茂康校长就像一个“忍者”,悄悄出现在办公室,只为祝大家能度过愉快而美好的一天。一位学生则说,如果“悄无声息地出现”这种技能有段位的话,校长一定是大师级别的人物,因为他经常悄悄出现在学生组织的活动或者寄宿活动之中。

曾在霍奇基斯学校担任过戏剧技术总监,又曾任鼎石表演艺术中心总监,在两所不同学校与闵茂康共事多年的Allen Babcock也认为闵茂康校长之所以展现出“在任何活动中神奇出现”的能力,因为“他想真实地了解正在发生的事情,而不是让别人觉得他是在监督这场活动。”

闵茂康校长认为,“在场”也是一种“教学方式”。他热衷于观察并尽可能地与所有人交流,因为这样可以关注到那些“有时感到被忽视的人”,让对方有归属感。在他的成长过程中,那些一直陪伴着他的人——父母、兄弟姐妹和其他家庭成员曾给予他这种支持。

他也意识到其实有很多人得不到他曾拥有的关怀,所以他不断追问自己能有幸生长于如此幸福环境的原因,也愿意将自己的关怀传递给更多的人。 

随着年龄增长,闵茂康试图去了解一个也许永远无法得到答案的时刻:二战期间,他的父亲是如何从囚牢中逃脱并免遭降临在他众多朋友身上的悲剧?这位士兵——闵茂康父亲在他18岁时穿着军装的照片一直陪伴着闵茂康的生活。这张照片被钉在闵茂康办公室桌子左侧的一块木板上,与一名叙利亚难民抱着女儿的照片挨在一起。

在2021年3月底的鼎石模拟联合国日的讲话和随后写给鼎石社区的信中,闵茂康提到了这两张照片之间的感人联系。

“我每天都会看很多次。各位可以想象,这两张照片唤起了多少的思绪。其中有我对父母给予我的一切而怀有的深深的感激;我因能给予我自己孩子相似的东西而产生的喜悦;我因各位和我们正给予各位的孩子相似的东西而产生的愉悦;对所有那些无法养活孩子的父母而怀有的悲痛,这纯粹是因为他们生在一个无法允许这样做的环境之中;对自己的孩子可能会在自己怀里死去而产生的恐惧。

机会的随机性决定了为什么有些人能够生活和茁壮成长,而有些人甚至无法生存的命运或宿命;战争似乎是人类处境中存在的一部分——这是令人绝望的事;总有人、且总会有人坚定地希望解决全球问题,倡导和平——这是一件令人欣慰的事。”

父亲勇敢的精神从未远离闵茂康的脑海,当他向学生传递文化背景、学术智慧和其他教育信条的积极意义时,这些概念变得愈发清晰。闵茂康一直在努力,让哪怕是微小的互动也变得有意义。他曾欣喜地回忆道,仅仅是四处走动、与人闲谈或在放学后向学生开放他的办公室(这一举动促成了他的“开放办公室”时间),就能进行“一场卓有成效的对话”。

 1660729402772842.jpg

|曾在霍奇基斯学校做交换生的保罗·洛雷姆(Paul Lorem),图片来自Hotchkiss网站

保罗·洛雷姆(Paul Lorem)是霍奇基斯学校的交换生之一,他忘不了闵茂康是如何在他感觉最寒冷的时候开导他的。这位肯尼亚学生在美国经历了人生中的第一次降雪,差点被冻僵,他闯进了校长办公室。洛雷姆回忆说,校长看起来很震惊,“因为他可能认为我会抱怨”,但随后闵茂康校长以极富有同理心的方式安慰洛雷姆说,尽管自己在博茨瓦纳呆了很长时间,也遇到过类似情况。虽然,为前往耶鲁大学攻读本科做准备的洛雷姆只在霍奇斯基呆了一年,但他说那段时间自己学到了很多,而这都要归功于闵茂康,闵茂康校长在一开始就告诉他:“不要对无知感到恐惧”。有一次,在霍奇基斯的非洲学生聚会上,闵茂康分享了自己在种族隔离时期的南非成长的经历,以及他为何选择离开自己能享受特权的地方,去了解更为广阔的世界。

2018年12月,在洛雷姆获得清华大学奖学金后,再次与闵茂康取得了联系。闵茂康邀请洛雷姆来到鼎石,讲述自己身为南苏丹难民,如何找到属于自己的道路,并成功到达中国的非凡旅程。在他慷慨激昂的演讲中,洛雷姆提醒鼎石的同学们,也许出生环境的不平等决定了机会的不平等,但我们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去改变自己的境遇。

闵茂康校长曾在许多场合谈到或写过关于特权的问题,因为这不仅是许多中国家庭思考的问题,也是他面对过的现实。

在2022年4月的一次演讲中,闵茂康分享了洛雷姆和另外两名学生的故事,他们发起了帮助世界不同地区贫困人口的倡议。闵茂康对在座的听众说,他每天醒来都会质疑这种特权,他不断地问自己,与其领导精英机构,从事慈善事业是否是更好的选择?而他选择继续领导学校的唯一答案和理由是——学生,他希望学生们能够为更多的人带去关怀和服务。

这一呼吁得到了许多鼎石学生的响应,他们也一直在努力以自己的方式改变世界。

2020年疫情刚刚爆发,很多鼎石学生联合起来组织慈善募捐,帮助那些受新冠疫情影响的人们。其中,包括崇君阳在内的一些学生把目光投向了鼎石社区。崇君阳写信给闵茂康,希望向在危机期间保持学校安全和清洁的安保人员和保洁人员表示感谢。如今的崇君阳成为了鼎石学生会主席,回顾那封信时,他将自己当时的做法和为他人着想的心态归功于闵茂康校长。对他来说,校长就像鼎石这艘大船的锚——时刻以身作则。

闵茂康从鼎石退休之时,鼎石第一届毕业生也将从大学毕业并走向职场。

在瑞士洛桑酒店管理学院学习酒店管理的鼎石2018届毕业生,也是鼎石创校生之一的梁小龙,非常喜欢阅读闵茂康校长每周写给鼎石社区的信,他希望从这位“名誉祖父”那里获取智慧的启示。在鼎石就读期间,梁小龙深深体会到闵茂康校长的言外深意:“不要成为特权阶级”。进入大学之后,他完全理解了这个道理。

鼎石家长们也都非常认同闵茂康校长的很多想法。鼎石家校委员会联合主席周元元说:“他让我们重新评估了教育的本质。”周元元认为,闵茂康校长领导学校的方式、他撰写的著作和他对周围产生的影响都改变了许多家长和学生对一些事物的看法。

鼎石副校长贾莉莉说道:“现实世界并非一直称心如意,但闵茂康校长总是能让鼎石充满生机。”贾莉莉很高兴学校有一位能和大家一起反思的领导。Allen Babcock曾将领导岗位形容为“这个孤独的地方”,但闵茂康“从未感到孤独”,因为他重视人际关系的质量,“他以润物细无声的方式培养人际关系”。但对第一届毕业生梁小龙来说,这一切都归因于闵茂康校长所拥有的“最大的天赋”——他有“令人难以置信的倾听和触动他人心灵的能力”。 

一场疾病带来的启示

 1660729517470753.jpg

那本是一场和平常一样的周五校会课。在鼎石表演艺术中心,闵茂康校长会祝学生们周末快乐。在平时的校会课上,学生们展示自己的才艺,介绍自己的项目。那一次,虽然离2018年春节假期还有9天半的时间,但假日的气氛已经弥漫在空气中。校会课的议程充满了乐趣:精彩的魔术表演,关于罕见月食的介绍,以及校长本人的简短致辞。

轮到闵茂康校长讲话时,他独自站在表演艺术中心舞台的光晕里,宣布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他得了癌症。先前笼罩着整个大厅的魔力消失了。突如其来的坏消息让学生们先前的欢乐、兴奋之情荡然无存。现场一片寂静,直到闵茂康校长打破沉默,他说:“我会好起来的”。

前一天,已经有一部分人知道了这个消息,但当它直接从校长本人口中说出来时,依旧让人目瞪口呆。那一刻,在场的有些人心理崩溃了,她们形容那种感觉就像电影里的场景:尽管主人公遭受痛苦,却试图轻松地消弭其他人的担忧和恐惧。“但他越是说他没事,我就越是难过。”一位鼎石员工这样分享道。

向鼎石社区宣布这一消息之后,闵茂康校长飞往美国接受前列腺癌治疗。那段时间,虽然他本人不在鼎石校园,但每周五的校长来信一如往常。在远程写作的6个星期里,校长唯一一次提及自己的病情,是在春节假期前。那一次,他分享了英国陶艺家Michael Cardew的一段话。

“如果你足够幸运,如果你活得足够长久,如果你相信自己所用的材料,相信自己的直觉,你会看到美丽的作品自然而然地在你眼前生长。”

再次谈起自己的治疗经历,闵茂康校长显得很放松。他将其称为一段“强大的、建设性的经历”。由于治疗需要,他在胃右侧戴着造口袋生活了近一年,这也说明他正在逐渐康复。他说,只要造口袋还在那里,他就需要健康饮食,并好好照顾自己。闵茂康校长开玩笑说,摘掉它之后,“我又恢复了过去的生活习惯。”

在他康复8个多月后,新冠疫情在中国爆发。他在“直觉”的引导下决定立即返回北京,并取消原定在美国举行的重要会议。在他抵达北京几天之后,中国关闭了边境。那段时间,大家的生活几乎陷入了停滞。但就算是疫情也不能阻止闵茂康校长每周为社区写信;当绝望和不确定悄然蔓延,这些信件就像希望和恢复常态的光芒一样不断涌现。

1660729669711654.jpg

闵茂康校长说,在过去的5到6年时间里,他接连失去了很多亲人,这让他思考了很多:疫情前父母过世,后来又在全球封锁中失去了几位家庭成员和亲密好友。这些艰难的时刻没有将他打倒,他坚定地继续努力做好一名校长。他提到,自己从小就开始培养“稳定的个性”和 “强大的专注力”。当情绪波动时,他会仰望两个他认为很亲近的榜样:纳尔逊·曼德拉和德斯蒙德·图图大主教。

“有时候,我一觉醒来就真的不想去学校了。但当我想到纳尔逊·曼德拉这样的人时,我就会立刻站起来。”曾经直面死亡的威胁,让闵茂康逐渐理解了为什么有些人会进入一种精神重生的状态。他说,这种状态对很多人来说都是一件“非常有力量的礼物”。康复期间,闵茂康还从中国智慧中寻求慰藉。例如,一位同事的慰问信息让他想起了“梅花香自苦寒来”的说法。

他说,这场疾病对他来说是一次转变,让他做好了应对疫情的准备,“如果需要一直‘坚守’在这里,那就点燃心中的明灯。”

闵茂康说,这是他担任鼎石校长期间最重要的个人经历之一,但对学校来说,学生人数和寄宿项目的发展才是最关键的里程碑。他见证了鼎石从零开始的成长:写满想法的题板、建筑的蓝图、安富街空地上丛生的的荆棘和枯萎的野草、中庭的建造以及现在热闹的校园生活。在担任鼎石校长的8年中,闵茂康以多种多样的方式与学生共同成长。许多鼎石毕业生都与他保持着长期联系。

社区文化的共同创造者

1660729849117110.jpg

闵茂康校长将与2022届学生一起从鼎石“毕业”,同学们说他们对此感到非常荣幸。12年级的张亦夫即将前往闵茂康的母校牛津大学学习,他很期待能在英国与闵茂康再次相遇,向他展示自己用英式英语说“番茄”这个单词的方式。有一次,张亦夫在学校食堂吃早餐时偶遇了校长,他们聊了聊“番茄”英式发音与美式发音的不同。闵茂康校长甚至还把这个小故事写进了校长信中,以此讲述为什么在鼎石工作能为他带来成就感。而对张亦夫来说,这是他与闵茂康校长私下里的亲近时刻。

前不久,闵茂康校长和几位鼎石家长以及即将毕业的几位鼎石学生在鼎石校园种下了一棵有着50年树龄的文冠树。这是鼎石2022届学生的家长们赠送给鼎石的离别礼物。闵茂康校长说,这是一份厚礼,因为“树木绝对是令人惊叹的有机体”。

作为一个在自然环抱的环境中长大的人,闵茂康一直扎根于环保事业。在领导鼎石的8年时间里,闵茂康校长希望将环保作为学校的文化之一。他倡导了很多与环保相关的校园活动,如生态饮食日和“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的学术主题活动。闵茂康校长还带领学生去野生动物保护区旅行,并坚持撰写与自然和野生动物保护相关的文章。他严肃地告诫大家不要自负地妄图征服自然。他向鼎石社区发问:“人类是否真的征服过大自然?还是说事实往往正好相反,是大自然征服了人类?”

“这就是为什么,为了在大自然中生存下来,我们需要了解和尊重大自然。这也是为什么当我们远离城市,在野外露营,有时候甚至需要冒着一定危险的时候,我们更能够以谦逊之心了解人类在自然世界所处的位置。”

在闵茂康校长的领导下,鼎石提出了一个五年战略行动计划(2019-2024)。这一计划非常重视将环保主义与可持续发展注入课程、校园生活和社区项目之中。他还提议建立“地球学院”,让全球年轻的“科学家”们可以在博雅教育和体验式教育的框架里开展针对气候变化和如何最大限度减少其影响的科学研究和实践。

闵茂康认为全面的成长方式也是对绿色行动的一种隐喻,同时还是对培养年轻人,甚至是对成年人和位高权重人士的一种呼吁。他说,园艺的魅力在于,当孩子们对种子进行播种和照料时,种子开始变得神奇。“这就是生活的本质,”闵茂康继续说道,“一个微小的事物如何成长为如此非凡的创造物。”早在1976年,23岁的闵茂康从开普敦大学毕业后去了巴黎。年轻的他在一家餐馆当了3个月洗碗工。几十年后,他在Maru-a-Pula学校经常去食堂后厨与厨师们交流。该校的创始厨师,也是任职最久的员工之一Edna Moselekatse说,她职业生涯中最美好的时光是闵茂康校长来到后厨,查看菜单,并多次与厨房员工一起用餐。为鼎石提供餐饮服务的怡乐食公司的餐厅经理刘美丹以及从创校伊始就在鼎石工作的餐厅服务人员陈晓芳说,她们也有同样的感受。

陈晓芳回忆说,2021年11月,在鼎石家校委员会组织的一场感恩节宴会上,她第一次在自己的职业生涯中收到了来自领导的表扬。闵茂康告诉与会者们,陈晓芳是鼎石的一位创始员工,一直做着了不起的工作。陈晓芳说:“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工作人员,从校长口中听到这句话,让我感到非常荣幸。”

由于语言不通,陈晓芳和许多怡乐食的同事无法与闵茂康校长直接交流,但餐厅经理刘美丹总结了他们的感受:“即使校长不会说中文也没关系,因为他的存在足以让我们感到我们受到了重视——他让我们明白,我们是社区的一部分。”

毫无疑问,闵茂康校长在教育领域所做的工作令很多人钦佩。当被问到如果有更多的时间,他还会选择做什么样的工作时,闵茂康说,如果不当校长,他会去做更多的体力劳动。毕竟,在童年时代,他就在一个家庭农场工作过;读大学时,他还利用假期作为志愿者帮助莱索托的山村建立了诊所;他也曾在巴黎的一家餐馆洗过盘子——对闵茂康来说,这些都是“相当强大且富有教育意义”的经历。他希望,不仅是学校,包括企业领导,应该更接近体力劳动者,更深刻地理解他们的工作内容和他们肩负的责任。

在闵茂康领导过的学校里,除了校长这个角色之外,大家还会如何看待他呢?一位学生领导说,如果和学生时代的闵茂康一起竞选学生会主席,自己一定会输,因为他“说话的方式很有魅力”。一位高中生说,如果学生时代的闵茂康加入某个团体,那他将成为团体里的社交中心,因为他能把人们凝聚在一起。另一位学生认为,闵茂康有成为“知名社交达人”的潜质,仅凭发布和野生动物相关的信息和他自己喜欢系印有动物图案的领带就足够。

 1660729682924371.jpg

闵茂康确实有很多美称和外号,但对他自己来说,他是一个地方的“文化的共同创造者”。他自豪地说,他最擅长的是“将不同的零件整合到一起”。他说,这种创造的最佳例证就是他每周为校园通讯《鼎石圈》撰写的校长来信。自鼎石创校以来,他已经为“校长来信”栏目撰写了270多篇文章,此外还定期与社区成员通信。他说:“我认为这将在未来几年对学校的发展产生影响”。

正如在采访中听到的那样,“出现在现场”是许多鼎石师生将校长与自己联系起来的另一种“学校文化”。对许多家长来说,“每天早上,闵茂康校长在学校南门对学生们挥手说“早上好”是一种最受欢迎的校园文化之一,也是一种“非语言教育”的形式,他们认为,这证明了学校对品格和社区联结的高度重视。闵茂康以及其他学校领导,都喜欢参与到“友好包容的文化”中,“创造出一个有利于学生学习的氛围”。

 这自然而然地引入了另一个问题,关于闵茂康校长留给鼎石的财富。“其实我对这个问题一点也不感兴趣,”他若有所思地回答,“因为我活得够久了,知道留下来的东西不一定会持续存在。”他说,那些他期望即使自己离开鼎石之后也能留存的东西,在他的著作中很容易总结出来:“世界学校”的理念、五项共同价值观以及三座基石。但他最希望留存的是人类最基本的价值观——礼貌与关怀。对他来说,只要鼎石是一个有礼貌、有爱心的社区,社区成员对每个人都抱有尊重,守护他人的尊严,鼎石就会一直存在下去。

对于即将退休的闵茂康来说,未来的几个月和几年肯定会非常忙碌。退休之后第一件事要做什么?继续前进!最初,他只打算在鼎石待5年,后来同意延长3年,之后又延长了1年。“我已经准备好了,”闵茂康说,“有变化是件好事。”

即使是退休,也不足以阻止闵茂康继续从事教育工作,因为“一日为师,终身为师”。并且,他告诉自己的子女,“教育是很好的劳动,在‘好’这个词的任何意义中都是如此”。

在今后的演讲中,闵茂康会有许多故事和话题可供引述,而作为他的终身项目,鼎石无疑是一个巨大的灵感来源。它最初是一个梦想、一个愿望,至今仍然在塑造着一代文化扎实、关注世界的年轻人,而闵茂康,让这个梦想照进了现实。

我内心曾深藏着参与创办一所新学校的梦想多年,但我从未想象过,这个梦想会以这样非同凡响的方式实现,还是在中国实现。

特别致谢:

Polly Akhurst、Allen Babcock、蔡小燕、Chris Cartwright、崇君阳、Cassidy Dart、 Derek Davies、郭子荷、黄圆晴、贾莉莉、Thabiso Kefalotse、梁小龙、刘千里、刘米扬、Paul Lorem、Trisha Power、宋景鸣、万祎、温宇同、许译文、于建君、张亦夫、张唯一、郑玮以及周元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