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新闻

孟京辉:戏剧给了我空气、面包、友谊和爱情......
Posted 02/02/2018 01:28PM

 

 

 

 


“灯光一亮,就有奇迹发生。”

 

灯光一亮,在孟京辉的舞台上,永远有让你意想不到的奇迹发生。

  

作为中国先锋戏剧的标杆人物,多年以来,孟京辉一直集赞誉与争议于一身。他却一心埋首于自己所热爱的先锋戏剧中, 一直尝试着“推翻-重构-再推翻-再重构”,不断突破艺术创作的边界,寻找着属于戏剧创作、属于内心的终极自由。


鼎石校长闵茂康为活动致辞

戏剧沙龙前,孟京辉老师与鼎石的学生戏剧爱好者们

坐而论“剧”



1月24日,继哲学家周国平、诗人西川之后,本学年第四场鼎石教育沙龙系列再度迎来重磅嘉宾——中国戏剧的领军人物、先锋戏剧导演孟京辉。

 

在题为“孟京辉:戏剧使我有力量”的活动当天,孟京辉与两位主持人鼎石市场与传播部总监刘媛、鼎石12年级学生黄子烨以戏剧为主题,就先锋实验戏剧的定义、剧场与舞台的可能性、戏剧的表演理念、文学作品之于戏剧、 戏剧之于孟京辉、戏剧之于我们的意义等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

 

不得不承认,孟京辉是属于舞台的天才。在这个属于戏剧的夜晚,与外界评论不同,孟京辉向我们展现了他谦和真挚、充满理想主义色彩的一面。他妙语连珠、一针见血的回答赢得了观众一次又一次掌声,两小时的活动让人意犹未尽。

 

在此,与您分享当天活动的文字实录。

 孟京辉|戏剧使我有力量

嘉宾先锋戏剧导演 孟京辉

       主持人|鼎石市场与传播部总监 刘媛

             鼎石12年级学生 黄子烨

 

 

 

 

“戏剧舞台上最重要的就是表达”


孟京辉:舞台上什么都可能出现,就像我们的生活一样。我的作品中有各种各样的元素,但最重要的还不是在舞台上,舞台上观众看到的是最后产生出来的结果,但为了达到结果,我们把很多过程中的东西也放在里面,所以作品就产生了不同层次的质感。

 

对我来讲,戏剧舞台上最重要的就是表达。如果你爱一个人10分,你只表达出1分,不如你爱一个人1分,而表达出来10分。你爱一个人1分,但是表达了10分,这个能量已经传递出去了,我觉得戏剧需要这种具有巨大的凝聚力和扩散力的能量。在我看来,剧场有限的时间和空间里面,却有着无限的可能。


 

刘媛:您刚才提到戏剧最重要是表达,我非常同意。还有您提到您有很多剧大家看不懂,这是否说明您的表达没有被接受,没有被理解,那这种表达还是有效的吗?

 

孟京辉:这个指的是创作者和观众的关系。作为创作者,我每天都在进步,观众也需要进步。等观众慢慢地进步的时候,他们所能理解的内容也就更多了。

 

 

 


 

抓住作品的精神核心

其余一切都可以被创新

孟京辉:一部作品拿到你面前,你必须要找到它内在的精神核心,除精神核心之外,我认为一切都可以创新。

 

当我们使用作家的作品时, 创作者就相当于站在巨人肩膀上,这就要求我们一定要有文学判断和审美能力。比如,余华的《活着》,余华最强大的东西是他对命运的看法,和他对人生变化起伏的那种无力感,他的理解非常强大,我只能望其项背,偷偷地站在他的边上,不敢站在他的肩上。

 

面对作品的文学改编,创作者一定要和原著有心灵的沟通,抓住原著最重要的东西,这将是你创作的起点,也是你的终点。


 

刘媛:我前段时间读到一些作家的访谈,他们都共同提到,所有好的作品,艺术作品都是对人生有新的发现,对人有新的发现。



 

表演的精妙

在可控与失控的微妙平衡之间

 

孟京辉:我的表演理念比较杂,我做过各种各样的尝试,最终的结果呈现出来都不太一样。无论从我个人,或是从中国当代戏剧的发展来讲,都还正在起步。


无论是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也好、布莱希特也好,这些关于形体、关于内心、关于经典的戏剧,它们都需要有好的舞台呈现,也就是说,在舞台上必须要有意思、要漂亮、要好玩,这样才具有到达观众内心的能量。

 

我要求演员必须非常有能量,同时他又能够控制这些能量,不至于失控。 然而,辩证地看,在创作中的失控也会成为一件好事。我们正在排练的戏此时此刻就处于失控状态 。 这个团队已经跟我排过9部戏,如果在排练的时候不失控,那么这部戏就和前9部没区别,所以失控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挑战。最重要的就是把握好失控和可控之间的尺度。




 

何谓先锋?

孟京辉:这是对先锋派非常有情感的美好祝愿。我觉得先锋派很复杂,我个人实际上是先锋主义的既得利益者。记得在90年代初时,我们终于可以有发言权了,当时我就选择做了三件事:

 

第一点,号称自己是先锋派。当时北京人艺做的都是传统的、经典的戏剧,我就宣布我和他们不一样,结果慢慢地被推到一种必须对现有的东西进行改良、改革的状况。 我觉得先锋是一种对美学的把握。在中国当代戏剧和当代艺术里面,先锋就意味着和传统的,已有的东西进行一种态度上的区别。

 

第二点,先锋应该是身体力行的,作品要有美学传承。你的作品中必须要传承世界上戏剧发展中重要的戏剧界人物的思想和当今世界各地,比如英国、美国、德国的戏剧潮流。

 

第三点也是最重要的,所谓的先锋必须和当下的中国的社会生活联系在一起。在中国,戏剧更多地是创作者对自己的要求,你不能总是保持一种先锋的姿态,你还要有先锋的成绩,那么成绩这件事天知地知,就不好说了。

 




 

中国戏剧能带给世界什么?

 

刘媛:刚才您说到对先锋的态度,其实先锋也是有成绩的,现在《恋爱的犀牛》演了两千五百场了,在北美也开始了正式的巡演。

 

孟京辉:在我看来,中国当代戏剧能够参与到整个世界戏剧的发展河流里面,不当井底之蛙,不沉迷于自我满足,我们可以把自己奉献给整个戏剧文化发展的潮流之中,那就很好了。中国艺术如果想要和世界艺术接轨,首先得有特别自信的中国美学,不仅仅只体现中国元素,而是我们用当代中国的语境与世界进行交流的集体自信。

 

我希望二十年以后,我们年轻的艺术工作者,能够创造出完全不一样的东西,它不仅仅属于中国的,更是属于世界的一种语汇,一种特别豪迈的思想,然后大家能在特别平等的平台进行交流,其实我盼望着这个时刻,也就是属于你们的那个时刻。

 

 

刘媛:我也盼望着鼎石的学生能够从小在这种世界教育的启发下,创造出一种真正能够跨越边界的美,一种全新的、融合一切的美。

 


 

戏剧的小众与大众

 

刘媛: 之前我看过您在国图的一段演讲,演讲有一段话让我感触很深。您说“戏剧是小众的,但是如何在坚持小众的同时又能够影响更多的人,这是一门学问。”我想问,经过这么多年,您对这门学问是更有把握了,还是更没把握了?

 

孟京辉:二十多年前,我排过一部戏《等待戈多》,这个戏当时演出了两场,一场100个人。去年,我们的工作室一年演了一千场次,全国、乃至全世界一年内有44万左右的观众来看我们的戏剧作品。

 

作为一个艺术工作者,必须要面对这样的问题:你面对200个人和面对40万人,和400万人的态度要一致,你要认真把这些观众当成离你最近的人。因此,我要求演员们要用最诚挚的一双眼睛来面对观众。你有呼吸、有心跳,甚至由此感到一种大地都在震动的力量,你只要有了这些,我觉得观众就会和你同在。无论是200个观众,还是40万个观众,还是更多,他们感受的力量是一样的。

孟京辉:大众审美会产生大众的语言暴力和思想暴力,无论任何情况下,暴力的产生都是不道德的。我们这个时代,社会变得越来越复杂,越来越多元,我怎么能够把芸芸众生当中那些愿意进步的人集中到剧院里,这才是我要做的一个事情。

 




 

“我的心已经达到了自由”

 


刘媛:刚才您一直在说文解字,今天最后我也想解一个字,就是戏剧的“戏”字。我们常说,这事有戏,或这事没戏。这里的“戏”字,我的理解是指戏剧艺术本身具备的某种特质-可能性。而这种可能性,是戏剧可以为你带来的最珍贵的、最有价值的东西。您曾经说过做戏剧要勇敢,要敢于尝试。如果你勇敢点儿呢,也许会损失掉很多东西,但其实最多你只是会损失掉身上的锁链。所以,我想请问孟京辉老师,您在探索戏剧道路可能性的路上,您身上还有什么锁链没有挣脱?您已经达到戏剧创作的自由了吗?

 

孟京辉:我的心已经达到自由了,但是实际上我有很多关于戏剧的想法,但在目前阶段都无法实现,我就尽量在自己内心来做这些尝试,寻找这种自由,在自己的天地里寻求突破的感觉。


刘媛:谢谢,我们现场访谈到此结束,下面开始要自由问答环节了。

 

   现场互动  

鼎石学生:请问孟老师,您为什么要把古典的文学作品做成现代的风格?

孟京辉:将传统的经典作品用现代的戏剧解读,这其中有两个原因。

第一,让当代人了解经典作品及戏剧的意义。

第二,我们必须对这个时代发出我们自己的声音。作为戏剧的创作者,我们要跟现实发声。在这种发声过程中,展示出你独特的才华。

鼎石学生:

您的戏剧中有很多种不同的疯狂,您最喜欢哪一类的疯狂?哪一类疯狂您认为最合适的?

 

孟京辉:这个问题特别有意思。我更喜欢排练《活着》当中的疯狂。在排练《活着》的时候,我刚开始不是特别有自信,我一点一点地进入到它的文学状态里去,就像发现了宝藏一样。我也在排练这个作品中,沉浸在作品之中,慢慢地开始成长。

排完《活着》以后,我自己变得比较平和。我与演员、舞台之间的合作,也都变得比以往更加宽容。我从这部戏中学到很多东西,像这样的疯狂,我认为是很值得的,谢谢!

 

鼎石首席运营官郭红雨:

刚才听了您真实而有力量的访谈,受益匪浅。我特别想知道,您这么多年来一直坚持做先锋戏剧,让您一直坚持追求先锋戏剧背后的力量是什么?


孟京辉:我认为,做戏剧需要一种自豪感,这种自豪感能支持着你不断向前走。有时,我拿出自己的作品给戏剧同行,甚至来自全世界的同行,给那些来自德国、美国最优秀的导演看,他们看完以后觉得我们做得很不错。你能得到的你尊敬的人的尊敬,那是一种太美妙的感受了。


同时,当你从事这个职业,而你又有幸可以得到空气、面包、友谊和爱情的时候,你就觉得你做这件事情是有意义的,这些都是能够支持我一直坚持做我内心最想做的事情的力量来源。

 


在活动之后,学生主持人黄子烨写下了这样一段话:

 

过去的三百六十五天,我们数次审视自己的灵魂,戏剧在年青的我们身上留下烙印。它给予我们无穷的力量去做那些我们未曾敢想的事情:


先锋启迪了我们,我们随之看到的不是更加广袤的世界,而是世界中我们愈发真实的模样。


我们以真理的名义追寻,挣扎着拒绝向世俗妥协,我们成长,遇见未知,在戏剧里完整地体验人生。


我们在戏剧里看见过什么,它之于我们而言就是什么。

 

感恩且幸运拥有这次机会,去提出那些我们真的想要知道答案的问题。

 

这是一个庄严、真挚、澄澈、饱富启迪,致敬戏剧的夜晚。

 


校刊《鼎石志》

校园活动

    • Monday - November 5, 2018 玩转科技与艺术的造梦者--皮克斯艺术总监安东尼·克里斯托弗的动画世界 6:30 PM鼎石表演艺术中心
    • Thursday - September 27, 2018 鼎石教育沙龙:为神奇自然写下简单笔记--"博物君"张辰亮带你破案《海错图》 6:30 PM to 8:00 PM鼎石多功能厅
Western Association Of Schools And Colleges Round Square
Beijing, China
powered by final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