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文集

校长每周寄语2018/1/22-2018/1/28

亲爱的家长们:

最近有几位家长分别给我写信或当面跟我表达了自己对于鼎石出现霸凌现象的看法。校园霸凌有多种形式,可以是肢体方面的、精神方面的、心理层面的或网络形式的等等。这几位家长都知道,我对于他们的观点都给予认真严肃的回应。鼎石不是一所想要忽略校园霸凌现象、假装霸凌现象不存在或试图把不良行为掩盖起来的学校。我们选择直面它,调查它,尽力去做出最准确和公正的结论,并尽可能改正它,让它不再发生。

在我们的校园里,我们绝不接受霸凌行为,原因有很多。我们对于打斗行为也是同样的态度。跟霸凌行为一样,打斗也有不同的形式,并不一定总是肢体形式的打架。但是,霸凌和打斗往往是不一样的。对于我来说,霸凌有这样的特征:恶意报复的主观意向、重复的敌对行为、并且霸凌者和受害者之间往往在力量上有较大的差距。霸凌行为的受害者通常有严重的创伤后果,最严重者甚至可能会导致自杀,这与打架流血不一样。我提到打架流血,是因为孩子们在游乐场上的打斗——尤其是在小学——通常不同于霸凌行为。它与霸凌行为一样,是我们不能接受的,但它还没有霸凌行为那样严重,也通常比后者更容易解决。有时候孩子们在本可以通过更有效的对话和辩论来解决问题时,却选择了像推搡这样的肢体动作来回应他人而引起矛盾,这样的情况其实更容易解决。

从简单的打闹到严重的霸凌之间是一个大范围的行为“光谱”。对于教师和学校管理者而言,要准确地判断某个事件在这个光谱上的哪个位置,是一个复杂、需要花时间的过程。在打斗事件中,不容易做出判断的原因之一是孩子打斗通常都发生和结束得很快,以致于涉及其中的孩子们对于发生了什么都有自己不同的感受和看法。我相信,鼎石的霸凌行为极少,但我们最近确实有几起学生打架事件,我们希望能够公正地处理这些事件。

对于我而言,我不认为我们应该用“有很多孩子的地方就肯定会有打斗的情况发生”这样的话来敷衍了事。这种想法当然可能确是接近事实,但当我们把这种想法说出来,就暗含着接受现实的无奈、缺乏解决问题的决心。所以,我们应该明确地坚定立场,不接受打斗行为,并尽最大努力去阻止这样的行为发生。我们禁止打斗。我们必须始终争取打造和维护一个让每一个学生都感觉到安全舒适的校园环境。

我们都知道,鼎石是一所以价值观为中心的学校,我们深入思考学校共同价值观的影响和作用。打斗行为违反学校价值观,破坏和谐社区所能给大家带来的机会。打斗行为无视了我们的“礼”。我们的价值观引导我们在“义”的框架下公正地解决打斗事件。但我们同时也希望在此过程中实践“仁”的精神。因此,我们试图以修复式做法(restorative responses)而非过于严厉的报复性惩罚(retributive punishment)来解决纷争。修复式或报复性正义之间的区别已经成为全世界范围司法界的一项重要思考内容。在鼎石社区里,不良行为会有其相应纪律后果,但是,我们的纪律处置遵循鼓励康复和友好调停、不希望造成进一步伤害的大原则。

我在此以两周前一位二年级学生在早晨亲手递给我的一封优美的信作结。这封信的开头是这样的:“尊敬的McKenzie校长:有件事情我们需要谈一谈……”。信的作者是一位小女孩,她在信中描述了一件在游乐场上发生的不良行为。但她在信中主要谈论了价值观,在招生过程中筛选拥有符合鼎石价值观的申请者的重要性。她还提出了对于招生主任Rachael Beare的工作而言很棒的建议。当然,当一位学生跟我说,有件事情我们需要谈谈,我十分乐意遵从。我和Rachael已经当面见过这位学生,并且会进一步考虑她的建议。这位小女孩思维如此清晰,并且如此重视学校的价值观,让我惊叹而欣喜。

学生打斗和霸凌行为是一个非常重要、敏感而复杂的领域。我在此仅与诸位分享一些我的看法。欢迎你们与我分享你们的看法。

致以最诚挚的祝福,

闵茂康

校长

Posted by steven on Thursday January 25
0 comments get link
0

Choose groups to clone to:

校长

Malcolm McKenzie

Malcolm McKenzie是北京鼎石国际学校创校校长。他在南非开普敦长大,开普敦大学读完本科之后,Read More

Western Association Of Schools And Colleges Round Square
Beijing, China
powered by final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