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文集

校长每周寄语 2020/09/14-2020/09/20

亲爱的家长、学生和同事们:

两周前,在北京时间周五的清晨,我参加了由脸书全球首席多样性官Maxine Williams主持的一个在线讨论会。大约有50位来自不同时区的人出席了此会议。预告的会议主题包括以下三个:

  • 全球组织正如何回应“黑人的命也是命”维权运动,如何处理职场多样性问题?
  • 随着对话的焦点从多样性和包容性转移到停止系统性种族歧视,这些组织可以如何通过创新方式作出回应?
  • 员工、组织领导人和董事会成员等可以如何引导和推动变革?

会议一开始探讨了围绕多样性的语言,以及大企业里负责促进各种形式的多样性的雇员。会上指出,现在首席多样性官这个职位在不少企业里被改为首席平等官(Chief Equity Officer),甚至首席归属官(Chief Belonging Officer)。这些转变并非空话:它们标志着企业从注重招聘和留住多样化的同事和人才,转向在组织内创造一种融合、包容和促进归属感的企业文化。大家这样比喻两者之间的区别:“多样性是被邀请出席派对,而包容性是被邀请去跳舞。”

这个比喻很恰当。谁会想要参加派对时被晾在一旁?但就算被邀请去跳舞也不够。同样重要的一个问题是:组织里每一个人能得到多少跳舞的时间?我们永远不可能也不应该把跳舞时间平均分给每个人,但这个问题确实很重要。会议中还讨论了另一个与“跳舞时间”相关的问题:“当人们不站出来发言时,企业如何处理这种沉默的文化?”我相信,当一个机构里的人们积极反思哪里做得好、哪里需要改进,并在组织里与他人分享这些想法时,这个机构会不断进步。要让成员能够开诚布公地去分享这些想法,首先需要有一个信任的文化和氛围。最重要的是,决不能让人担心在表达看法后会遭到报复。

脸书内部有大约200名在职员工负责员工多样性和包容性的工作。显然脸书认为这对于企业的健康和生产力非常重要,并为此投入如此大量的资源。招募和留住来自多样背景的员工固然重要,但创造一个每个人都感到被包容的文化更重要。脸书是一个全球企业,鼎石是一所学校。所以,上述这些对我们而言有什么关系?我在此与诸位分享三点想法:

其一,所有的组织都包含不同群体,内部团体、外部团体;多数派、少数派;领导班子、群众班子。打造包容性和归属感是一项持续的工作,其侧重点有时候会发生变化。这种变化可以是很表面、甚至短暂的。比如我们当前有部分教师和学生(还有家长)滞留境外,在他们返回之前,我们需要不断想办法让他们融入学校日常生活。但是,只有在更深、更系统的层面上,才能发生真正持久的变革。我在六月初曾写过关于反黑人种族主义的问题,这在美国和其他很多国家似乎已成为系统性种族歧视。从我个人经验来看,所有的社会团体都存在系统性偏见,这些偏见往往隐藏很深,不易被看见或察觉。真正的改变只有在系统性或结构性层面上才能发生。我们需要继续解构学校的系统排他性,然后重建更具包容性的社区。

其二,向各方,尤其是向上层分享改进的想法,周全的思考,非常重要。我喜欢敞开我的办公室大门,不管是字面意义还是比喻义。我鼓励我的同事们也采纳这种开放的态度。我希望,我们学校大家庭的成员觉得可以与我谈论任何他们认为能够引导鼎石进步和改善的问题。有些人确实会与我直言不讳。但我不得不时常提醒自己,我们还有很多同事不倾向或不敢于作这样的分享。这在中国文化背景下可能更为明显。因此,我们所有人需要继续努力,鼓励有建设性的、思辨性的思考和探讨,建立信任,让学校变得更好,帮助学校成长。

其三,考虑到鼎石毕业生希望申请大学的国家,我们需要密切关注上述社会话题在这些国家的事态发展。我们应该提前让学生作好准备,让他们能够应对在美国和其他国家人们因反黑人种族主义而导致的直接而脆弱的敏感性,以及排他主义的其他方方面面。举一个可能有启发意义的例子。南加州大学的Greg Patton教授在8月20日线上讲“管理沟通”这门课时,他提到语言学里的“填充词”概念,即讲话者用来填充空白以避免出现尴尬停顿、但没有具体意义的一类词语,如英文中的“um”、“er”、“so”和“like”。为了让讲座增加跨文化的维度,他又提到汉语口语中经常使用的填充词“那个”,并尝试读出这个词的发音“nèi ge”或“nà ge”。然而,在他大声用中文读了几遍这个词之后,一些听课的黑人学生觉得他像在说一个带有强烈种族歧视的英文词。于是一群学生写信给大学管理层,表达抗议:

我们的心理健康受到了影响……想到他有权力给我们打分,这让我们不安。他无视文化多样性和敏感性,从而进一步创建了一个对我们黑人学生不友好的环境。我们宁愿不上他的课,也不愿意忍受继续听他讲课所带来的精神疲惫。

大学管理层要求Patton教授在学校进行进一步调查期间停止教授这门课(这门课由另一位讲师接手)。至少,我们要让我们的学生意识到有这样与自己所熟悉的文化截然不同的环境。

让我再回到文章开头所提出的三个“如何”的问题。…

Posted by communications on Friday September 18 at 02:42PM
0 comments get link
0

Choose groups to clone to:

校长

Malcolm McKenzie

Malcolm McKenzie是北京鼎石国际学校创校校长。他在南非开普敦长大,开普敦大学读完本科之后,Read More

Western Association Of Schools And Colleges Round SquareEARCOS Membership Logo EARCOS LOGO
Beijing, China
powered by final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