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文集

校长每周寄语2018/9/17-2018/9/23

Susan Kinsolving是一位美国诗人。她的诗文深奥绵密,却给人以天地间辽阔之感;略显晦涩,却依然柔软得似乎能包容一切。美国诗人学会将Susan描述为一位“当代形式主义诗人”。她这样说自己,“大自然自始至终吸引着我,以喜悦与哀愁”,而谈到其诗歌形式,她则说,“我的大部分诗作都是内嵌格律的自由体诗。”

Susan是我的一位好友。她将于明年三月到访鼎石,与我们共度一周,做一名驻校诗人。她将读诗、教学、开展讲座,以她自己及他人的艺术创作之美来启迪我们的心灵。当Susan今年年初听说我患病时,她写信给我,说她会时不时给我发一篇诗文,这些诗文并不是她的作品,而是摘自她自己广泛的收录,是她最爱的、由其他诗人所创作的诗篇。她让我单纯地享受这些诗作,也说不需要我去回复。由此,我时不时地,就收到了一些令人无比着迷而又震撼的诗歌作品。我想和大家在此分享其中一些。

《第632首诗》

作者:艾米莉狄金森

(译者注:此译文摘自江枫译本)

头脑,比天空辽阔—
因为,把他们放在一起—
一个能包含另一个
轻易,而且,还能容你—

头脑,比海洋更深—
因为,对比他们,蓝对蓝—
一个能吸收另一个
象水桶,也象,海绵—

头脑,和上帝相等—
因为,称一称,一磅对一磅—
他们,如果有区别—
就象音节,不同于音响—

《水中月》

作者:上田聴秋

水中月,

碎而复散,

仍如故。

《一杯水》

作者:梅萨藤

这是来自我井中的一杯水。

品来有石草土雨之味;

它是我喝过最佳的、独一无二之水,

也是凉的,比香槟酒还美味。

可能有一天有人会路过此屋

只为饮一杯,精神抖擞,便踏上征途,

有人如我曾深陷于迷茫黑暗

当我饮下凉水一杯

饮下透明的健康一杯,使我清醒,

苦涩之情亦再次一去不归。


Susan太过谦虚,以至于并未发给我她自己的任何一篇诗作。但是我已经熟知其中很多首了。所以,让我选出她的一首诗歌作为结尾,供大家品读。


《白日间的黑色山丘》

作者:Susan Kinsolving

时间是野马,飞旋的叶子,惊惶的镜子。

但在彼处,河流渐缓之处,我的手被水流轻握。

许多飞鸟展翅入永恒,而我则始终

为不安吞噬,任天色沉暗,罔顾一切。

我闯入了哀伤的圣洁之土。我缺席了

变化的诞生。有一天,在怀俄明,我能够

在惊愕中孑然独立。茫茫野草拂过。庞大的

动物在不远处伫立。云朵改换了山形。而风

低语,以其古老的声音。时光吾欲,别无所求。


这些诗作由一位体贴的挚友用心甄选而出,发送给了我。它们让我感觉好了一些,而后甚至愈发好了起来。它们是身心的良药。我希望它们也能让大家倍感舒心。

英国浪漫主义诗人雪莱曾经说过,诗人是世间未经公认的立法者。或许,诗人亦是世间未经公认的医护者吧。

闵茂康

校长

北京市鼎石学校

Posted by steven on Thursday September 20
0 comments get link
0

Choose groups to clone to:

校长

Malcolm McKenzie

Malcolm McKenzie是北京鼎石国际学校创校校长。他在南非开普敦长大,开普敦大学读完本科之后,Read More

Western Association Of Schools And Colleges Round Square
Beijing, China
powered by final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