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旸

中学中国视觉艺术老师


是什么吸引你来到鼎石的?

去年夏天我在鼎石的暑期学校教授科学。那段时间我吃住在鼎石,和鼎石的员工一起工作,虽然累得要死但是很愉快。今年再次参与暑期学校的筹备工作时,鼎石的老师告诉我说学校正在寻找一位对中国文化比较有了解的艺术老师,并且推荐我来试试 ,于是我就来了。

在鼎石教授艺术课你喜的部分是什么?

作为中国主线课程的老师,我有很大的自由度可以自己设计课程。视觉艺术并不是单纯的教授技法,或像在公立学校中只是学习的调剂,或像IB视觉艺术那样特别注重学生的思考,而是在学习艺术的过程中让学生了解中国的历史文化。

堂上,你是怎在世界背景下激学生中国文化的热爱中国身份的同的?

通过讲故事。小孩子喜欢听故事,不喜欢听道理。在听故事的时候他们很容易记住故事内容,也很容易认同故事的价值观。我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热爱追根溯源大约是从小时候非常喜欢的一本书《少年儿童自读故事365》开始的。当学生听进去了这些故事,他们就结合在世界历史、中国历史课上学到的知识自己进行思考。

除了作为一名艺术家和艺术老师,你也是一名科学工作者。你在科学领域和艺术领域的工作是怎样相得益彰的呢?

鉴于我的教育背景全部在医学生物学领域,应该说我首先是个科学工作者,而艺术传统文化是我从小到大一直持的好。科学了我客角,逻辑缜密的思方式,以及生活中常需要的一些基本知(比如分辨虚假广告之);而艺术给了我走遍祖国大好河山的志向、动力,也是我放松的方式。目前为止艺术作为主业还没有多长时间 ……

能不能分享一次教授KAP最让你感到满足的经历?

去年由于没有足够的女生球员,鼎石没有能够成立女生足球队。今年赛季结束的时候,女生足球队已经成为了一个由22名六年级到八年级学生组成的集体。我们参加了ISAC和BASE的比赛 ——虽然大部分都输了,但是所有队员都付出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并表示以后还会继续参加。作为鼎石的第一支中学女子足球队,我们创造了历史 。

对你来说,鼎石是怎样的一个“家外之家”呢?

鼎石像一个有很多兄弟姐妹、很多孩子的大家庭。大家一同吃、住、工作、学习、娱乐。兄弟姐妹之间彼此关照互相帮助,孩子们则由所有的成年人共同照料监督。

Western Association Of Schools And Colleges Round Square
Beijing, China
powered by final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