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积”之后的精彩

对话中学设计课老师 George Baxter

“Baxter”是苏格兰的常见姓氏,也和盎格鲁·撒克逊传统有些渊源。在盎格鲁·撒克逊传统里,“Baxter”的意思是面包师——那些玩转面粉、奶油和烤箱各种功能的发明家。我们的设计课老师George Baxter恐怕做不成面包师,但是他的世界一样充满了探索的热情和创作的乐趣。更加有趣的是,这位看上去身形枯瘦、须发斑白的苏格兰人在中国住的久了,举手投足间都有些“清虚自首”的道家味道了。

在鼎石,老师们各有各的风格,有的活泼外放,有的沉静内敛,George Baxter属于哪一种呢?不好说。他不常在人前表露,却也不是一心游离世外。入学签字仪式上,是他悠远的苏格兰风笛声烘托起那一时刻的庄严和凝重;露营归来,又是他在营火旁的回忆为活泼有趣的野营生活记下另一种意涵深邃的注脚:“火光闪烁中,我看着学生们生动的面庞……12岁时的自己在面前浮现出来,我仿佛穿越了时光……就这样静静地坐在火堆旁,那一刻我感受到了时间轮回的力量。”如此种种的瞬间恰如他指导的设计课程——没有些经历、沉淀和思考,是绝对展示不出那份独特与精彩的。

中国很让我着迷,她是那么古老,
孕育了那么多的思想……
George出生在苏格兰,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在那里他度过了人生最初三分之一的时间,然后把第二个三分之一的时间留在新西兰,现在,他来到了中国。2003年George从新西兰搬来天津,在天津的一所国际学校工作,做网页设计,教学生们计算机课。“可是我很快意识到,懂得如何运用材料对学生来说更重要。”于是,George转去教学生们使用工具和制造物品。“这也是我教授设计课的理念——孩子们必须亲手参与制作,他们应该学习使用工具,学会制作和搭建。”

在天津George生活了10年。“10年来中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也进步了不少,不过有些变化让我感到惋惜。比如,滚滚的自行车流早就不复存在了,比起今天拥堵的交通,那样的场景可是更有意思呢……”无论周遭的变化如何翻天覆地,中国的传统文化一直强烈地吸引着他。“中国很让我着迷,她是那么古老,孕育了那么多的思想……我在基督教的文化中长大,这种文化强调对错之间的决然因果,可是《道德经》不是这样说的,它推崇平衡、和谐的概念,也就是说,凡事并非‘非对即错’——这是看待人生更为恰当的态度,是我读老子的收获。”George在道家思想里找到了共鸣,他特别推崇《道德经》的第二章:……故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倾,音声相和,前后相随……

对中国文化的认同和思考成为George加入鼎石的铺垫。“在中国,国际学校往往是外国文化占据主导地位,同时纳入一些中国的内容,但是对我来说,这是不够的,中国文化应该被提升到和外国文化平等的地位。”George说。鼎石致力培养拥有国际视野但不丢弃中国文化认同的“世界公民”,这样的目标与George的期待一拍即合。“鼎石的抱负非常远大,深深吸引了我。我在伦敦见到Malcolm和David的时候曾经说过,如果这样的抱负可以实现,鼎石一定是个神奇的地方!现在开学了,我们开始了真实的校园生活,鼎石依然坚持着当初的远大理想。面对概念性的愿景,人们很容易就偏离了方向,可是这样的情况在鼎石没有发生,鼎石没让我失望……”

我们活着,我们工作,其间难以把握的种种平衡才是衡量我们成败得失的真正标尺
鼎石没让George失望,George也没有违背自己加入鼎石的初衷。他以持续“厚积”的精神,间或对中国哲学的思索影响着学生,带领他们慢慢体会“设计”这门学科的艰深和乐趣。

George指导的设计课在MYP体系中非常重要,每名学生在10年级都要完成一件设计作品。这项任务并不轻松——一件成功的作品必然是功能和形式的精妙组合,要做到这一点,非得有些知识的积淀和智慧的火花不可。“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George说:“孩子们的进步很快,但是要真正拿出作品来还需要时间,也许一年都不够。”中学的孩子们血气方刚,慢慢研磨的过程是他们必须克服的挑战。然而倘若有心,他们完全可以从George身上感染到“厚积”的力量。云蒙峡的山谷里,十三陵的神道旁,无论走到哪里,只要捕捉到有趣的信息,George就会掏出速写本描摹一番。这是他认识和学习事物的方式,尽管这在快节奏的现代社会看起来不够有效率。“就拿眼前这棵植物来说,如果就看上几秒钟,我看到的只是一些枝叶,假如我用15或20分钟把它画下来,我对它的认识就复杂得多,我会看到叶子和枝叉怎样连结,还有叶片的形态……这些都不是我匆匆一瞥就能得到的信息。写生是我沉思、冥想的时间,也是我学习的过程。孩子们如果学会这样的观察,将来肯定受益良多。”

George亲近中国传统文化,言行间不无道家效法“自然”和“谦卑”的态度,以及儒家教育观念的流露。“每个孩子都是不一样的,他们各有各的特点,作为老师就要细心观察,然后根据他们不同的特质,用不同的方法启示和鼓励他们。”George说。学生习作时,他会给孩子们留下尝试的空间:“我不会告诉他们不要怎么做,或是应该怎么做。说实话,我更愿意看到他们犯错误,因为不犯错误就很难记住知识点。就像那句儒家经典说的那样,闻之不若见之,见之不若知之,知之不若行之;学至于行而止矣。”

George也用道家求取“平衡”、“和谐”的理想思考和解释当下。“我们活着,我们工作,其中难以把握的种种平衡才是衡量我们成败得失的真正标尺。我总是觉得,整个人类都在接受某种测试;能否通过这场测试,将决定人类是否适合继续在这个星球上生存下去。在鼎石,和这些智慧而认真的年轻人们一起努力,我有足够的信心期待,人们还有时间赢得这场测试。”说话间,George很认真,也很平静,他的所思所想仿佛已经在心中沉淀了许久,现在只是到了时候让它们默默流淌出来罢了……

Western Association Of Schools And Colleges Round Square
Beijing, China
powered by final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