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展览|一场关于失传技艺的探索,却成就了一段触及心灵的学习...
Posted 11/17/2017 02:27PM

 

10月23日-11月3日,作为鼎石IBDP CAS项目学生作品之一,由鼎石12年级学生黄依文与张慕兰带来的《指尖•贵州少数民族工艺探索展》正在鼎石的小学艺术廊正在展出。


本期微信为您精选展览亮点,也欢迎您在到访鼎石时,不要错过现场支持学生展览的机会。

 

 

指尖|视频:“她们的故乡“

 

 

 

指尖|展览现场

 

 

指尖|摄影作品:“相识”

“人间明媚。”


2017年 夏日   

贵州黔西南州晴隆县

|一起刺绣

远道而来,我们喜欢聚在一起,

一起聊聊家事,一起比比技艺。

我慢绣着,你便轻笑。

黔地的天总是很蓝,山与水都透着温暖。

 

2017年 夏日   贵州黔西南州晴隆县

 

 

 

指尖|策展人手记

 

 

在过去的一年多里,我和张慕兰一起往返了贵州好几次。每次都是趁着假期,风尘仆仆地去,再风尘仆仆地回,去之前或是刚考完试,或是即将有很多学业任务,心中总有焦虑束缚。但只要是踏上黔地,望见布上的蓝,指尖上的针线,便将诸多压力抛于脑后,一心地投入到刺绣与绣娘的世界里去。


前些年的我,作为一名中学生,是万万不会想到自己能够走进苗寨,看枫树叶落,山峦起伏;又住进竹楼,眠于繁星当空,醒于织布机的轻响,遇见如此之多有关刺绣的美丽的人与事。若不是一次次启程,次次停驻,一次次倾听,我便要错过这指尖与心灵之间无数的美丽。

 

 

刺绣,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可能只是一门民族的技艺,它传统、古旧、美丽,但当我真正去走近它,去感受爱它、坚守它之人的心与故事,我才懂得它真正的价值。它让苗人多少无处安放的信仰有所依傍,让人们多少质朴美好的愿望有所寄托,让多少人与自然之间的灵性共鸣。


细细斟酌那经纬间针脚的细腻,那胚布紧密的质地,便一目了然。于是我想,我应该尽我的力量,让更多人知道它的存在,她们的存在。这个展览是我们过去的时间里探寻调查、学习的结果,虽微薄,但赤忱。

 

路还很长。


 

如果我与黄依文未曾合作这样一个项目,我可能永远不会走进那些美丽的苗寨。最初,我们还对这个项目的走向还十分迷茫,但当我第一次踏入隐逸的村庄,回首眺望连绵入云雾的山脉,静谧地围绕着半山的人家——每一寸眼前的光景都恍如梦境——这就是我所梦想的村寨,它就如此近在咫尺,就在我的面前。

 

一开始时,一切可谓梦想成真。我们借宿于吊脚楼,黎明时在鸡鸣鸟唱中苏醒,并且邂逅村里住着的绣娘。我忽然意识到,是这样一群人,是她们,让所有静态的景色流动起来,成为美好。而她们指尖所创造的美丽,那些正濒临消失的美丽,是我想去倾力守护的。此时,我真正懂得了我们探寻的意义——用双眼去读懂,更是用心去让更多双眼睛读懂。

指尖|3位绣娘们的故事

 

 

故事一:

龙女三九老师与锡绣

 

 

龙女三九老师于1963年出生,现年54岁。她因为传承了苗族锡绣的技艺而被评为贵州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展留村是龙女三九的故乡,她自那里出生,也在那里长大。“龙”为龙女三九的姓,“女”字则是她的名。“三”“九”二字分别来自她祖父和父亲的名字。

 

龙女三九的外婆和妈妈女红技巧都非常娴熟,这个技艺也由龙女三九完美地继承了。她在仅仅十二岁的时候就学会了一整套的女红技艺;从捻线到纺纱,从织布到染色,再到最后一部工艺:锡绣。

龙女三九十九岁的时候嫁人,与自己的表兄结婚。她和近亲结婚的很大一个原因,是因为家里不舍得将锡绣的宝贝当作嫁妆送出门去。她的妈妈心疼,所以就将她嫁给了自家人。这样一来,家里的宝贝就还是在自家人手里。

 

龙女三九看待锡绣的想法也是一样的。她常说,古老的老人家的东西,看着它们,我就想,不要把上一代的宝贝掉了。我应该将它传下去。

 

 

 

 

 

 

 

 

 

 

锡绣


锡绣这种古老的技艺,在展留村是代代相传的。女红的技艺是从母亲传到女儿手里,女儿的女儿再传承这种手艺,就这样一代接着一代。像龙女三九这样,展留村的女儿们都从八九岁就开始学习锡绣;苗族的绣娘们的生命就从这一针一线的缝隙中,在织布机一声声喑哑温柔的响动中过去了。她们从少绣到老,这一条长长的线点缀着锡的亮片,贯穿在她们的历史中。她绣着她们的传奇,也绣着自己的故事。

 

 

 

 

故事二

杨阿姨与四印苗

 


那四印围衣与百褶裙,是出自四印苗女人手心的美丽与传说。熬过许多苦难,杨阿姨和姐妹们不用像他人一样外出务工,不用离开自己深爱的山水。她们因刺绣,得以靠着手艺赚钱养家,可以望见未来,亦不忘记过去。

 

因此,过去,对于四印苗族人来说,便是根本。

 

杨阿姨拿起四印苗盛装的上衣,便娓娓道来,


这些圆圆的是脚印,是我们女王走过的路。这里是河流,你看我们的河很平静的,没有浪没有风,我们的女王也期望我们能过上这样的生活。这里的图案代表一路上女王住过的房子。这就像地图一样……


 

这些,穿在身上为衣冠,即便褪去,也都依然是深深烙在她脑海中的她的本源。

 

 

 

独臂绣娘

 

布依族梁忠美阿姨的家,在贵州最为贫困的村之一。

 

七岁的时候,尚幼小的梁忠美已经开始为家里干活。在榨糖的时候,不幸被榨糖机吞噬了左臂。失去了一条手臂的绣娘,这样的想法在别人看来是荒谬甚至是不可能的,但梁忠美阿姨并没有放弃,依然坚持跟自己的母亲学习刺绣。

 

“当时在家里也干不了重活,母亲喜欢刺绣,我就一直跟她学绣鞋子、鞋垫,学了十多年。”

用一只手臂去绣花,这极为艰难的事情竟然被梁忠美阿姨坚持下来了,并且她绣花的技艺甚至可以说是娴熟高超,甚至超越了身边的绣娘。她与布依族的小伙结婚之后,为了让家里过上好日子,夫妻俩走上了南下去广州打工的路。

五年后,梁忠美回到家乡,在老家办起了自己的刺绣坊,靠为当地布依族群众订制刺绣为生,随着前来订制的人越来越多,梁忠美的知名度也越来越高。她的作品甚至卖到了英国,美国,日本等国家。这是一个从最为贫困的山村走出来的独臂绣娘,创造出的空前的奇迹,将布依族的绣片作品传向了世界。

 

 

 


“分享一只可爱的苗家小妹妹。心心念念的村庄,没有青石板,没有翘屋檐,烈日当空,盛情难却。当初杨阿姨在书包设计上画了一片青山,她说那是她的山,今天到了这里才一睹真容。


阿姨和奶奶都说,她们无论如何都不会搬走,她们不会丢下这里的人,这里的土地,这里的故事。山上的石头无声,却有画眉鸟的轻唱。旧时的苦难无声,却得此间深情。

 

粗犷的层峦之下是一层一层连接的梯田,那之间的青葱、鹅黄,是柔和的、如梦的、晕染的、静静守着望着,落拓下三分夕照,十万大山,一眼就既是故人,又是岁月。他们与江河,心照不宣 ,始终无邪……


—鼎石12年级学生 黄依文

 

校刊《鼎石志》

校园活动

    • Monday - December 11, 2017 鼎石近距离看教育系列沙龙--莫扎特之夜:走近"用音乐改变世界"的男孩 6:30 PM to 8:00 PM多功能厅
    • Thursday - November 30, 2017 鼎石近距离看教育系列沙龙--西川对话安兆宁:与年轻诗人的一次对话 6:30 PM to 8:00 PM多功能厅
Western Association Of Schools And Colleges Round Square
Beijing, China
powered by final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