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国平:每一个孩子都是天生的哲学家...| 沙龙回顾
Posted 09/15/2017 10:41AM

“时间的尽头在哪里?”

“云的上面有什么?”

“时间可以停止吗?”

“世界上有没有另一个我?”

……

 

每个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都曾提出过各种各样的问题。他们怀揣着对世界纯真的好奇而发问,也许每个家长都曾被孩子的问题难倒过。


作为一位哲学家,也是一名家长的周国平也不例外。在他看来,孩子的问题都源自与生俱来的好奇心,这种好奇与惊疑都是理性觉醒的前兆,也是属于人生本身所蕴含的重要问题。


在上周五题为“让我们永远保持哲学式的追问”的教育沙龙上,周国平以自己的女儿为例,讲述了在她在成长过程中,与身为哲学家的父亲进行的种种妙趣问答。作为一名哲学家,周国平敏感地捕捉到那些童言稚语的背后,其实是对世界的好奇、对人生的疑惑,这些天真的问题之中蕴含着深刻的哲学本质。


在周国平看来,“每个孩子都是天生的哲学家。儿童不是尚未长成的大人,儿童期有其自身的内在价值。”正是这种纯真的好奇心激发我们求知的动力,求知又将我们引领上独立思考的道路,这恰恰就是哲学希望培养的重要品质。


哲学,并不是一个容易讨论的话题。尤其是当天的沙龙观众包括家长、中外籍老师、还有来自鼎石一至十二年级的学生们。面对背景完全不同的群体,周国平依然能深入浅出,以生动的例子将哲学的基本概念、关于理性觉醒对于哲学思考的重要性;关于本体论,认识论、道德和伦理;关于客观现实和主观幸福;还有哲学的价值和意义讲得妙趣横生,连小朋友们都津津有味地听完全场。


在互动环节,来自鼎石的孩子们提出各种令人意想不到的深刻问题,周国平也都真诚对待、应答如流,哲学家与“小哲学家”们的提问与回答之间碰撞出的思想火花,赢得了一次又一次的掌声。


在此,我们与您分享现场访谈与互动环节的笔录。

 

  沙龙访谈及互动 

嘉宾|

主持人|

学生主持|

哲学家、学者 周国平

鼎石市场与传播总监 刘媛

鼎石11年级学生 郑玉宇

鼎石10年级学生 王紫坤

 

 

 

每一个孩子都是天生的哲学家

刘媛:周老师您在刚开始的演讲中提到您女儿的故事,我觉得她特别可爱。您刚刚在讲座中说,在一定意义上, 孩子都是自发的哲学家。因为爱智慧始于好奇心,而孩子的好奇心是最强烈的,对于一个全新的世界和人生,他们什么都要问,活跃在他们小脑袋瓜里的许多问题都是真正具有哲学性质的。哲学原是对世界和人生的真相之探究,童年和青少年时期恰有发生这种探究的最佳机会。那么,您觉得我们的家长如何去保护,甚至去鼓励孩子的哲学兴趣呢?

周国平:首先,不要让她看哲学教科书;也不要刻意地、一本正经地去学习哲学。作为家长,最重要一点是细心地去倾听孩子的话语和他们提出的问题。先细心倾听,再跟他平等地讨论。很多家长对这类问题最不耐烦,往往一句话把孩子顶回去:“这种问题你去想它干嘛?不要想!”


还有一种更加糟糕的做法,就是给他简单粗暴的回答。比如孩子问“人死了怎么办?我不想死”,家长马上回答说,“都不死的话,这个地球能住得下吗?”这不是物理的问题,而是一个灵魂的问题,怎么可以这样来回答呢?

刘媛:所以要给孩子们这样一个空间,让他们去发问。如果孩子们非缠着你要答案呢?

周国平:其实根据我的经验,孩子不一定会这样。你可以告诉他,你的这个问题非常好,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不如我们一起来思考。尤其是哲学问题,你一定不要给他固定答案,你可以给他不同选择,鼓励孩子去思考,这样可能效果更好。

 

 刘媛:让他知道没有一个百分之百确定的答案。

    

周国平:如果家长自己爱看书的话,你会发现,每个问题,不同的哲学家都有不同的说法。所以你可以告诉他,这个哲学家是这样说的,那个哲学家是那样说的,你自己思考一下,我也不知道哪个是对的。

 

 刘媛:看来,我们的家长有很多功课要做。

 

 

我们为什么要学习哲学?

 

 

 

郑玉宇:在鼎石的高中课程中,学生必须学习TOK,即您所提到过的认识论,有很多同学都不理解我们为什么要学这个课程,那在您看来,我们现阶段学习认识论的意义是什么呢?

周国平:其实你要从西方哲学传统来说,知识论、认识论是最重要的一部分。西方哲学的重大的转折是从近代开始的。以前的哲学家们往往是对世界的本质进行论断,近代开始引起反思,康德就曾提出,“世界的本质到底是什么”这样的问题不可能用理性来回答,而是事关信仰的问题。


哲学发展的过程,就是对人的理性能力的反思。从哲学的发展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你提出学习认识论有何好处?我认为学习哲学主要不是学习知识,而是让你习得理性思维、追问及反思的能力。这种反思的能力是超越自己的,它比知识更重要。

 

 

 

哲学问题无解,为何还要思索?

 

 

 

 

 

 

 

鼎石学生:如果成为一个大哲学家,老是思考哲学问题,日子会不会变得很空虚?我们怎么样才能快乐呢?快乐可以有很多种。比如,你成功了就是快乐;考了一百分了也是快乐;或者你自己觉得自己快乐,那么你就会快乐。如果快乐这么容易的话,我们为什么还需要努力呢?

周国平:好,你实际上提了两个问题。我先回答你第一个问题:我觉得当大哲学家特别没意思,整天思考问题。比如,我们都知道康德是非常伟大的哲学家,我们觉得他的一生一定非常枯燥。如果你去问康德本人,他一定会说他非常快乐,他觉得这样的生活是世界上最大的快乐,他不愿意用这种在你看来非常枯燥的生活,去换取任何其他的生活方式。所以,我们过普通人快乐的日子,让哲学家去过那种枯燥,但他自以为很快乐的日子吧。


第二个问题,快乐很重要,为什么还要努力呢?努力的过程如果很痛苦的话,为什么还要努力呢?


快乐有两种:一种是短暂的快乐,一种是长远的快乐。其实这个观点来自于哲学家伊壁鸠鲁。伊壁鸠鲁认为人生最重要的事情是快乐。但是他也说,有的快乐会埋伏着痛苦,你追求它,却得到更大的痛苦,而有的痛苦最后却会换来长远的快乐。我想如果你努力的方向对的话,可能会给你带来长远的快乐。所以,这变成了一个数学问题,哪个快乐大一点,长远一点。看你自己怎么选,你说呢?


鼎石学生:您在前面说了,其实有很多哲学的问题没法解答的,是因为问题本身就无解,还是因为我们的思想不够,或者说是科技不够发达,所以无法解开它?


周国平:两种情况都有。如果我们努力思索,最后仍然无解的话,那我们就说这是一个真正的哲学问题;如果说最后找到了答案,那我们说它就不是一个哲学问题,它是一个科学问题。

  

鼎石学生:我有一个问题,就是我不明白哲学家是干什么的?因为他的问题都无法解答,而且他回答了的问题还不一定是对的。


周国平:这个我也不知道。历史上的那些哲学家大多数都衣食无忧的。他们不需要为生活而奔波,那要如何打发光阴呢?他们就开始想哲学问题,因为哲学问题是无解的,可以不断地想下去。

鼎石学生:如果可以不断地想下去,那为什么要出书呢?

周国平:你是想说,为什么后来写书,好像他们都解答出来了,是吧?可能每个哲学家,起码大多数哲学家都自以为能解答这个问题。如果我们把对同一个问题,不同的哲学家的说法拿出来比较的话,你就会发现好像每个人都有一点道理,但又有点欠缺。到底哪个是正确的,很难判断。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不管有多少哲学家自以为解决了某个问题,但是综合起来考虑,其实哪个问题都没解决。

 


 

  哲学与宗教,

谁能解决人生的终极困惑?

 

 

 

 

 

 

 

 

 

 

王紫坤:哲学和宗教这两件事物十分类似,并且紧密联系着。从古人开始抬头仰望星空的那一刻起,宗教和哲学都在人类的求知欲中诞生了。请问您是怎么看待宗教,又是怎么看待宗教与哲学之间的联系呢?   


周国平:我们可以把哲学、科学、宗教进行横向对比,这三样是人类认识世界的三种主要形态。当然,还有艺术,我们今天先不谈。


哲学和宗教的共同之处是,它们都要解决那些根本问题。即世界本质是什么?世界到底是什么?人生的意义何在?它们追问的问题一样,但解决方式却截然不同。宗教凭借信仰解决问题。例如,基督教要靠神的启示,佛教要靠戒定慧,而哲学需要靠理性思考来寻求答案。


科学在追问的问题上就与哲学和宗教完全不同。科学要解决的是经验范围内的问题;哲学要解决的是超越经验的问题。但是在解决问题的方式上,哲学和科学是一样的,都是具体性的。


总结来说,科学是用理性去解决有限经验的问题,它可以胜任这个任务。宗教是凭信仰、启示去解决形而上的终极问题,它也可以完成。哲学就比较糟糕了,它试图用理性去解决那些终极问题,这其实很难达到目标。


在我看来,人的灵魂是个疯子,尽问那些让人痛苦的问题。但头脑却是个呆子,它按部就班,依照逻辑来解决问题。哲学的现状就是疯子在发问,呆子在回答。我们经常听到一种说法,哲学陷入了危机。然而,这个危机从哲学的本性里就已经生根了。


英国哲学家罗素曾说过,这正是哲学的伟大之处。哲学对自己提出不可能解决的任务,让人的理性与神秘主义的精神追求,这两者处于紧张的关系,这才是哲学的精彩之处。

 

鼎石学生:很多有信仰的人,他们明明知道那些故事不是真的,科技已经证明了不存在的事情,为什么他们还要信这个宗教?

周国平:宗教永远有存在的需要。即便科学在发展,宗教故事里关于那些事实的说法可能会被推翻。但宗教作为对人的生活的终极意义提供了自己的答案与一些安慰。


尼采曾说过,为了生存,我们是需要谎言的。宗教、艺术等等都是我们必须有的谎言,否则我们是活不下去的。



 

 

伟大的文学家,

首先应是一位哲学家


鼎石学生:您刚才聊到了哲学、宗教与科学的关系。我想问一下,哲学和文学有什么联系,我们在看文学作品的时候,那些文学大家会对他们的人生、社会做出一些反思,这与哲学非常相似。在您看来,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联呢?

周国平:哲学与文学的关联在于内容,而不是形式。从形式来说,文学是一种语言的艺术,它对语言的要求非常高。从内涵上来说,那些最好的文学作品,一定是具有哲学内涵的。用米兰·昆德拉的话来说,小说就是对存在的可能性有新的发现。从内涵上来说,这与哲学密切关联。


我自己喜欢的文学家,他们都是某种意义上的哲学家。例如,中国的苏东坡、陶渊明、李白、曹雪芹;西方的歌德、托尔斯泰等。

刘媛:著名的文学杂志《巴黎评论》曾对很多的作家和诗人进行了访谈。不同的作家和诗人就曾反复地提到说,一个伟大的诗人和一个伟大的文学家,应该首先是一个伟大的哲学家。从根本上来讲,诗歌、文学和哲学是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

周国平:我觉得这些都是人的精神生活的不同形式,在精神生活这一点上它们统一起来了。包括宗教、文学、哲学、艺术,就是精神生活的东西。

   

 

 

 

没有哲学,

我们的生活会是什么样?


鼎石学生:您觉得哲学对我们生活有什么影响,没有了哲学我们生活会变成什么样?


周国平:对那些有困惑的人来说,哲学很重要。以我自己来说,我从小就爱想这些问题,因为我对人生有很多困惑,我必须用哲学来把这些问题想通,哪怕自以为想通也行。


但是如果你没有困惑,觉得人生很好,那我觉得你暂时用不着去看哲学,看了反而把问题招过来了。当然,我不太相信真的没有问题。所以我建议,当你哪天发现自己有困惑的时候,再去看哲学就行了。在没有感到自己有问题之前,可以不看哲学,看了也会没有影响的,哲学就是对有问题的人有影响。  

鼎石学生:我从7年级就开始思考一个问题,一个人所积攒的经验越多,学到的知识越多,他就会越来越聪明吗?还是说一个人知识学得越多,从心里和大脑里出来的东西就越少,越学越傻呢?


周国平:这就是智慧和知识的区别。英国哲学家怀德海曾说过,智慧表现在你是否在知识面前保持自由。有人用全部的时间学了一些知识,但是可能丢失了更重要的东西,即,在知识面前保持思考的自由,学习融会贯通与超越自己的能力。


从智力教育的角度来说,我们在学校,希望通过学习获得最重要的能力是什么?我认为是一种智力活动的兴趣和习惯。有这样的兴趣与习惯,你就会喜欢想问题、研究问题,我觉得这才是最应该学习的。


怀德海也曾说过,教育就是你把在课堂上所学的知识全都忘记了,把为考试而背诵的东西全都忘记了,剩下的就是教育。教育是什么呢?就是这种融入你的血肉的智力活动的行为。  

 

 

 

生命的意义是哲学永恒的追问

 

 

郑玉宇:您所说的“生命的意义是哲学永恒的追问”使我感触颇深,那我想请问一下,平时街头巷尾的人们也觉得自己生活的很美好,没有必要思考这些飘渺的事。所以,在您眼里,思考生命的意义究竟有什么意义呢?

 

周国平:正如我前面所说,不是我要主动或刻意地去思考,而是这些问题自己找上了我,我不得不思考。


如果我们用自然科学的眼光来看,我们所身处的这个无限的宇宙,在某个短暂的时间与合适的条件作用之下,产生了人类。如果条件解除了,人类就毁灭了。那人类的生存到底有什么意义呢?


尼采曾谈过这个问题,他说,大自然没有为人类的生存准备一种意义,我们必须得自己来解决这个问题。如果按照自然科学的描述,一切都没有意义,那么大自然本身也是没有意义的。


尼采用比喻拟人的方法来解决这个问题,他说,大自然感受到自己没有意义的现实,并为自己没有意义而痛苦。所以它要产生人类,产生哲学家、诗人、艺术家。通过他们,来为自然提供意义。因此,这个意义是被创造出来的,并不是本来就存在的。

 

正是在追问生存意义的过程中,人类有了哲学、宗教、艺术。正是因为有了哲学、宗教、艺术,我们才感到生存是有意义的。




鼎石校长闵茂康在致辞中,引用了尼采的这句话欢迎周国平。无疑,这一晚,在鼎石,我们与周国平、与天真发问的孩子们、与当天所有的人共同孕育了很多思想上“舞蹈的星”。这样畅谈哲学的夜晚如此特别、如此奢侈,注定会被每个人铭记在心。


未来,我们还将继续邀请更多来自各个领域的大师、专家,与我们分享来自艺术、诗歌、文化、戏剧等领域的思想盛宴,敬请期待。

校刊《鼎石志》

校园活动

    • Monday - December 11, 2017 鼎石近距离看教育系列沙龙--莫扎特之夜:走近"用音乐改变世界"的男孩 6:30 PM to 8:00 PM多功能厅
    • Thursday - November 30, 2017 鼎石近距离看教育系列沙龙--西川对话安兆宁:与年轻诗人的一次对话 6:30 PM to 8:00 PM多功能厅
Western Association Of Schools And Colleges Round Square
Beijing, China
powered by finalsite